《这个道尊不太正经》正文 第十六章 御鬼之人孟祥?惊人推测

    深夜,林峰翻看着审问黄元所记下的案卷。

    记录中,从数年前黄元等人逼死周清儿一事开始,到数名道士先后将周清儿的阴魂封印在井中,再到最近一次,一位众妙道观的道士下山,周清儿脱困逃跑。

    事无巨细,皆都被详细记录在案。

    林峰审问得很是详细,每一个细枝末节都没有放过。

    他看着案卷中一个出现的名字。

    一个他熟悉的名字。

    一位不久前刚来登录身份的芥民。

    镇北侯之子,孟祥。

    据黄元交代,就是孟祥的原因,导致周清儿脱困逃跑。

    “黄元说,当时他们的视线被黑烟给挡住了,厉鬼逃跑也只是从孟祥口中听到的。”

    “也就是说,厉鬼逃跑这件事,不过是孟祥的一面之词。”

    “那可是阴魂,可以无惧入品武者的血气,甚至有时候比七品武者还要难缠,他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又有什么能耐让一只阴魂害怕逃跑?”

    “此事,不简单。”

    “孟祥会不会是那一位御鬼者?”

    思绪转到这里,林峰合上了案卷。

    这个猜测不是没有可能,而且可能性极大!

    不过,没有证据。

    谁亲眼看到过孟祥御鬼了吗?M..coM

    又有谁看到过那张纸是孟祥贴在告示栏上的?

    都没有!

    没有证据,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想。

    “来人!”

    林峰大喝一声,很快门外就有一位衙役走了进来:“大人有何事吩咐?”

    “明天一早派人去众妙道观,去找一位名叫孟祥的道士,请他过来见我。”

    孟祥?

    一个道士?

    那位衙役虽然心中疑惑,但还是应了下来,恭敬地离去。

    “孟祥……”

    林峰背着手在房间内来回踱步,梳理着脑海中的一条条线索。

    御鬼者可能是任何人,但孟祥的嫌疑最大。

    “正好,明日也看看这位镇北侯的独子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

    翌日,孟祥刚刚绘制好符箓,便见虚德匆匆忙忙地闯了进来:“虚玄不好了!有两个官兵来到了道观,说要带你去一趟县衙。”

    “掌门现在正在和他们周旋,你赶紧找机会跑路吧?”

    官兵?

    带我去县衙?

    孟祥微微一愣,旋即明白过来,大概是黄元已经被抓到审问了,而那个县太爷多半已经通过一些蛛丝马迹对他产生了怀疑。

    这就是那个方法的弊端。

    周清儿被黄元逼迫而死转而化成了阴魂,对黄元依然充满了滔天的怨恨,怎么可能不直接杀死黄元,反而让其这些罪状?

    这只会让人想到背后有人在指使周清儿。

    继续往前推,最后一个去往黄山村的外人就是他,而他去之后,周清儿便脱困消失。

    所以,他是那背后之人的嫌疑最大。

    清河县知县作为考取了功名的读书人,又在官场混迹了这么多年,自然不是傻子,稍微一细想,便会怀疑他。

    但是孟祥怕吗?

    他完全不怕。

    怀疑只是怀疑,想要定罪可是要讲究证据的。

    没证据,你就抓不了我。

    你说我孟祥御鬼?

    好,有谁看见了吗?

    你说是我孟祥贴的那张罪状?

    又有谁看见了?

    人证物证都没有,你凭什么说我御鬼?

    他西厂来了也管不了!

    所以,哪怕孟祥知道这个办法有弊端,他也丝毫不担心。

    “跑什么跑?我又没做亏心事。”孟祥收好纸笔,朝着大鸣殿走去。

    刚一靠近大鸣殿,他便听到了李松鹤的讪笑声远远传来:“两位大人,你们找我那徒儿做什么?他可是良民。”

    “道长,是我们林峰大人让孟祥去一趟,应该是有事情要问,没说他犯法了。”有一道声音在回答。

    循着声音,孟祥推开了大门。

    殿中顿时安静了下来,一高一矮的两位衙役站在殿中,李松鹤则是陪在一旁。

    见到孟祥进来,三道目光齐刷刷地望了过来。

    “孟祥见过两位大人。”孟祥扶手执礼。

    态度恭敬,让两位衙役如沐春风,心中对孟祥的观感不由地提升了一分。

    “既然来了,那就随我们走一趟吧。”高的那位衙役开口,神色并不严肃。

    毕竟孟祥不是罪犯,林峰也只是说请回去问点事情,他们自然也不可能拿对待罪犯的态度去对待孟祥。

    “不知知县大人找草民所为何事?”孟祥并没有一口答应,而是开口反问。

    如果他答应得太快,那就会让人怀疑,毕竟普通人去县衙绝对会极其紧张与抗拒,而他要是太爽快了那就显得奇怪了。

    “我也不太清楚,林大人说是有什么事情要询问你,具体什么事情等到了就知道了。”

    听到这番话,孟祥佯装犹豫了片刻,这才故作艰难地点头道:“那就劳烦两位大人了。”

    “请吧。”

    两位衙役见孟祥这么好说话,倒是松了口气,如果孟祥不去,他们还真的没有任何办法。

    难道直接强行押着过去?

    对方又没犯法,他们还没资格强行押。

    而李松鹤眼中浮现出一抹担忧,看着孟祥欲言又止,当看到孟祥投来一个让他放心的眼神之后,这才没有开口,沉默地目送着三人离去。

    山门外,两匹高头大马正停在那里,嘴鼻还喷着热气。

    这两日都出了太阳,路上的积雪融化了不少,倒是勉强可以驾马前行。

    “要委屈孟道长和我同骑一匹马了。”高的那位衙役笑着开口。

    两匹马三个人,自然不够分。

    孟祥自然不会介意,正好他也不会骑马。

    很快,三人便上了马,朝着清河县的方向赶去。

    路途很长,马跑得很快,但是并不颠簸,让孟祥不至于太过于难受。

    赶路的途中,他倒是知道了两位衙役的名字,这两个是两兄弟,高的叫赵龙,矮的叫赵虎。

    若不是二人说他们是亲兄弟,从体型相貌上还真的看不出来。

    “赵龙大人,听说前段时间有一车运往长平府的公物被抢了,这是什么情况?”

    路途中,孟祥开口询问,他问得很随意,似乎只是随口一句,并没有任何目的。

    而赵龙两兄弟一路上被孟祥夸得心花怒放,心中对孟祥的好感直线上升,对于这个问题回答得也格外爽快。

    反正这件事也不是什么秘密,在清河县已是人尽皆知。

    “确实有这件事,关键是那个重犯到现在都还没有抓到,这次是把我们清河县衙的脸都丢光了。”

    “是啊,不知道上头知道了这件事该如何怪罪呢,最近这两天,张捕头可是焦头烂额的。”

    “唉,说来也是巧,就在护送那公物的前两天,张捕头就被安排去另一个县里执行公务去了,不然要是由张捕头负责护送的话,哪里还会有这种破事。”

    两兄弟你一言我一语,将整个事情都给描述了出来。

    案发前两天,张捕头被安排到了另一个县里执行公务去了?

    这么巧的吗?

    清河县的知县心有这么大?什么事情能比护送公物还要重要?

    他不觉得那个知县蠢到了这个地步,否则也断然不可能通过蛛丝马迹就能怀疑到他身上来。

    相反,清河县的知县绝对是个聪明人,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

    唯一的解释就是,那个知县故意这么做的。

    但是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一个聪明人为什么又会这么做?

    忽然,孟祥眸子一颤,想到了一个可怕的猜测。

    那件公物据他推测应该是先天观想图。

    试问这天底下,谁不想获得先天观想图?这可是大夏武圣留下来的珍贵心法,若是获得说不定能够成为新的武圣。

    所以,这种东西,谁都有贪念。

    假设清河县知县林峰偶尔得到了先天观想图,而这件事又无意间被长平府知道,长平府便用上级的身份命令林峰将先天观想图上交。

    虽然林峰心里千万个不乐意,然而官大一级压死人,他只有服从命令,将先天观想图交给手下护送去长平府。

    但是,他没有安排实力最强的张捕头,而是派了一些普通的捕快护送,然后安排另一伙谁也不认识的人抢夺先天观想图回来偷偷带给他。

    而这样,恰好能营造出先天观想图被马匪抢走的表象,哪怕上面怪罪,他林峰也有合理的解释。

    他已经安排人护送了呀,只是不能预料到会突然杀出来一群马匪把东西给抢了。

    这是他手下不争气,可不能怪到他林峰头上,最多定他一个护送不力的罪名。

    哪怕有人怀疑,但是没有证据啊!

    没有证据凭什么说是他林峰安排人抢的?

    就和孟祥一样,你合理怀疑我御鬼没问题,但是想抓我?抱歉,请先拿出证据来。

    “我靠!”

    这个猜测让孟祥直接惊呼出声,惹得赵龙两兄弟一脸懵,他们说的话有这么值得惊讶吗?

    “两位大人,我想到一些观里的事情,没事没事。”

    孟祥对着二人笑了笑,心里则是凝重无比。

    如果他的猜测是真的,那这林峰不简单啊。

    孟祥也越发警惕了,如今看来,这先天观想图不仅可能牵扯到林峰知县,甚至可能还牵扯到了长平府里的一些大人物。

    这趟水,有点浑啊!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