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道尊不太正经》正文 第十七章 林峰的试探

    清河县县衙,恢弘大气,充满着威严。

    赵龙两兄弟将孟祥引到了一个房间中,笑道:“林大人正在坐堂,孟小兄弟先等候一下。”

    一路上,赵龙两兄弟被孟祥的彩虹屁吹得晕头转向的,现在连称呼都亲近了许多。

    “劳烦两位大哥了。”

    孟祥微笑着回应,打量着四周。

    这应该是一间书房,两边是书柜,上面摆满了书籍,房间中央是一张大圆桌,围着几张木凳。

    “小兄弟客气了,坐下休息会吧。”赵龙招呼着孟祥坐下。

    孟祥坐下之后,两兄弟也不离去,而是守候在一旁。

    毕竟关系归关系,这里可是县衙,万一孟祥偷东西呢?

    虽然可能性极小,但一旦发生他们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孟祥随意坐着,神色自若,在来之前他将纳阴瓶和先天观想图都放在了道观里,这样一来,哪怕林峰要搜身他也丝毫不怕。

    临近正午,房间的门才被推开,从外走进来一个中年。

    神态威严,穿着蓝色官衣,腰挎黑色腰带,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度。

    “林大人!”

    赵龙两兄弟急忙行李。

    孟祥也站起身来,躬身行礼:“草民孟祥,见过林大人。”

    “哈哈哈,让孟小友等如此之久,是本官的过错。”林峰没有任何摆谱,话语亲近。

    “不敢不敢。”孟祥佯装惶恐,心中却是平静如水。

    若是普通少年被一位知县如此对待,必然激动无比,认为自己是不是什么天选之子,不过孟祥两世为人,这短短一句话还不能让他有任何感觉。

    不过是语言的艺术罢了。

    “嗯?”林峰看着孟祥眼前干净的桌面,而后转向赵龙两兄弟,语气中有些怒意:“为何不给孟小友倒点茶,真是丢了礼数。”

    赵龙两兄弟面面相觑,这才准备去准备茶水。

    “顺便通知伙房,让他们准备点菜,马上临近午饭时间了,孟小友不如陪本官吃一点?”林峰笑着看向孟祥。

    这家伙!

    孟祥心里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这家伙半天不进去正题,而是一副和蔼的态度,不就是为了让他放下防备,更好的套话吗?

    这个老油条!

    想是这样想,孟祥的脸上却浮现出激动与惶恐的表情,连连摆手:“林大人,这怎么使得?我是一个芥民,怎能与大人一同吃饭?”

    “没有什么使得使不得的,饿了就该吃,难道芥民就不吃饭了?”林峰率先坐下:“坐吧。”

    孟祥咬牙,犹豫半晌,而后再度行礼:“那就多谢林大人了!”

    此刻他的表现倒是与一位十四岁的少年差不多。

    至少林峰还没看出什么破绽。

    “之前我听衙里主薄说有一个叫孟祥的人来登记了芥民身份,说是镇北侯的独子,当时我就想见见你了,可惜公务繁忙,一直抽不出时间,今日有了空,这才叫你过来见一见。”

    林峰笑着打开了话题。

    而孟祥也是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没有开口,这话他没法接,也接不了。

    林峰也不介意,自顾自地继续说道:“镇北侯十年前平定了蛮夷之乱,可是我大夏的大英雄,虽然我是个文臣,但自古以来文武相辅相成,文治国,武安邦,所以镇北侯也是我的榜样啊。”

    一番话语,丝毫不提镇北侯全家被灭门一事,只是夸奖着镇北侯的功绩。

    这又是一种语言的艺术。

    如果是普通少年,说不定就觉得林峰崇拜镇北侯,要对他多多关照了。

    孟祥只是当鬼话听一听,对方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让他卸下防备,更方便套话吗?

    很快,就有下人端上了饭菜。

    两素一荤一汤外加一桶大米饭,光从这伙食来看,林峰确实算是个清官。

    “快吃。”林峰先拿起了筷子:“圣人有云,食不言,寝不语,吃完饭后我们再聊。”

    这是顿鸿门宴啊!

    以林峰的身份根本不用如此对待他,这就是标准的先礼后兵。

    这些读书人,就喜欢搞写着弯弯绕绕的,直截了当点多爽快。

    孟祥也随之动起了筷子,不得不承认,县衙的伙食确实比道观里要好吃许多,哪怕知道是鸿门宴,他也连干了三大碗米饭。

    或许是武道入品的原因,他的胃口也比之前大了许多。

    一顿饭在沉默中吃完,很快就有下人来主动收拾走了碗筷。

    “黄元被抓到了,他主动认罪,已经关进了死牢。”

    饭后,林峰看似随意地说了一句。

    来了!

    这随意的一句话,却处处是陷阱,如果孟祥顺口回答,必然就会被发现漏洞。

    孟祥佯装一愣:“黄元?那不是黄山村的村长吗?他犯法了吗?大人告诉我这个是什么意思?”

    对于这个问题,他只能装傻充愣,若是表现出一点知道这件事情的迹象,恐怕就会被直接抓住把柄。

    林峰看了孟祥一眼,看不清双眼中的情绪,随后说道:“数年前,黄元等人强迫一位女子,导致那位女子投井自杀了。”

    闻言,孟祥张大了嘴,一副很是惊讶的样子,喃喃道:“黄村长看起来人不错……竟然没想到会犯下这种罪状,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他已经决定,无论林峰问什么,他就直接装傻充愣,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模样,这样对方也没办法找到什么破绽。

    这家伙。新笔趣阁

    林峰心中的怀疑丝毫没有减弱,反而孟祥越是这样,他心中越是怀疑,沉默一瞬间之后,林峰再度开口。

    “据黄元所说,那女子化作了阴魂,只是一直被封印在井中,直到前几天你去了黄元村之后,那女鬼就脱困逃跑了,可有此事?”

    “回大人的话,确实是有这件事,草民学艺不精,但因为道观的规矩不得不下山除魔,恰好去了黄山村,碰到了那只女鬼,草民用了一些道观里的除魔方法后,没想到反而让那女鬼脱了困。”

    说到这里,孟祥满脸的自责与惭愧。

    “那本官问你,你既然自己都说了自己学艺不精,那只女鬼可是阴魂,她不杀你反而还逃跑了?”

    林峰的表情已经严肃起来,开口间已经带上了几分浩然正气,有一种直指心灵的逼迫感。

    这林峰果然难缠,孟祥都这样回答了竟然还是被抓住了漏洞。

    孟祥继续装傻:“不瞒大人,其实草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只女鬼会逃跑。”

    “不知道?”林峰的双眼眯了起来:“那本官再问你,是不是你收服了那只女鬼,然后让那只女鬼去逼迫黄元写下了自己犯下的罪状,然后你再偷偷潜入清河县张贴在了告示栏上?”

    “孟祥,你知不知道御鬼可是重罪!你有十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林峰声若洪雷,浩然正气加身,让他浑身金光灿灿,犹如一尊神明,让人不敢直视。

    孟祥似乎被吓到了,整个人一哆嗦,从椅子上跌落了下来,面色惶恐:“大人冤枉啊,草民是真的不知道,什么御鬼不御鬼的与草民无关啊。”

    “草民从黄山村回去之后就一直待在道观里,观里的师兄师叔们都可以为草民作证。”

    “这件事情绝对不是草民做的!”

    他这副模样,当真像是受了天大的冤屈一样。

    林峰没有说话,面无表情地轻叩着桌子,片刻之后,他露出了一抹笑容,上前将孟祥给扶了起来:“孟小友莫慌,本官只是担心镇北侯的独子误入歧途,毕竟御鬼一事非同小可。”

    “只要你实话告诉本官,看在镇北侯为我大夏做出的贡献的面子上,本官也不会为难你,只要你主动交出那只女鬼,本官可以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

    “本官说话算话。”

    我信你个鬼!

    你个老头子坏得很!

    他父亲孟天歌平定了蛮夷,功绩够大了吧?然而大夏还不是说翻脸就翻脸。

    这些读书人一句话都不要信!

    “大人,草名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孟祥都要哭出来了,双腿发软,似乎真的被吓得不轻。

    “哈哈哈!”林峰拍了拍孟祥的肩头,笑道:“本官相信你,刚才也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想来也是,镇北侯的儿子怎么可能会是那种人呢?”

    这句话,有两层意思。

    如果说的是平定蛮夷之乱的镇北侯,那就是说孟祥品行端正。

    但如果说的是“叛国通敌”的镇北侯,那这句话就要变个意思了,一个叛国通敌的侯爷生下的孩子会是什么好东西吗?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而孟祥明白,这林峰肯定还没有打消怀疑。

    “呵呵……”孟祥苦笑一声,哭丧着个脸:“大人以后还请不要开这种玩笑,草民这心脏受不了啊。”

    “好了,本官要问的问清楚了,孟小友可以回去了。”林峰唤来赵龙两兄弟,让其护送着孟祥回去。

    当孟祥走后,林峰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

    这次的对话让他明白,那位御鬼之人多半就是孟祥。

    对方那傻乎乎的模样都是在装给他看的。

    这是直觉,他查案多年的直觉。

    但是,没有证据一切都是空谈,他定不了孟祥的罪。

    “此子不简单。”

    “春分之后,长平知府就要来各个县城巡查,到时候可以让知府大人来好好审一审这孟祥。”

    “知府大人官居四品,一切的邪祟在其面前都无所遁形,这孟祥御鬼,身上自然而然都会沾染几分鬼气,逃不过知府大人的眼睛。”

    “一切,春分之后就可见分晓。”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