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道尊不太正经》正文 第十八章 恐怖的洞察力

    回去的路上,孟祥一语不发,心中思索着今日和林峰的对话。

    这个林峰,很聪明,同时也有手段。

    他的心中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先天观想图就是林峰自己想要贪下,结果被他给机缘巧合地给获得了。

    也就是说,他不仅要防范到林峰查他御鬼一事,还要防到对方查先天观想图一事。

    到了他手中的东西,可没有再交出去的道理。

    更何况,就算他交出去了,林峰也不一定会对他感恩戴德,说不定还要杀人灭口,永远地堵上他的嘴。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毕竟林峰可是连送往长平府的东西都给贪啊。

    这是清官?

    水至清则无鱼。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野心欲望。

    “孟小兄弟,林大人找你是为了什么?”

    就在这时候,赵龙好奇的声音打断了孟祥的沉思。

    他确实也很好奇,林峰这个一县之长这么着急找一个小道士是为了什么?

    而且林峰对孟祥那温和的态度,让二人更是惊疑不定,这莫非是什么大人物的私生子不成?

    “林大人问了一些关于我父亲的事情。”孟祥笑了笑。

    果然!

    大人物的私生子!

    这是条大腿,要抱牢了,说不定以后拥有名分顺利上位之后,还能提拔提拔他们两兄弟。

    一想到这里,二人脸上就露出了谄媚的笑容:“孟小兄弟的父亲是?”

    随后,他们又生怕引得孟祥不满,急忙说道:“孟小兄弟放心,我兄弟二人嘴是出了名的牢,绝对不会给外人透露分毫的!”

    “当然要是孟小兄弟不愿意说也没事。”

    他们说得小心翼翼,话虽这么说,但双眼中的好奇怎么也掩盖不住。

    “没有什么不愿意说的,都是一些陈年旧事了。”孟祥笑着回答:“不瞒两位大哥,我的父亲正是十年前的那位镇北侯。”

    “你看我就说是大人物的私生子吧!”赵龙一副果然如此的笑容,随后他的笑容僵硬了起来:“什么?镇北侯?”

    两兄弟直接愣在当场,镇北侯这个名字在大夏境内绝对是家喻户晓,对于这位传奇侯爷,大夏国民也是褒贬不一。

    孟祥竟然是镇北侯的儿子。

    十年前,绝对是一个家世显赫的小侯爷,但是现在……

    赵龙两兄弟沉默了下去,尴尬地笑了笑。

    不过孟祥明显感觉到两兄弟的态度有些冷淡了,想来也是,在这些普通人眼中,镇北侯就是一个罪人。

    谁愿意和一个罪人之后扯上关系?

    孟祥也不在意,他被冠上了芥民的身份自然就要承受这些眼光。

    回到了众妙道观,在目送着赵龙两兄弟离去之后,孟祥直接去到了大鸣殿。

    他要找李松鹤说明一下今天发生的事。.c0m

    殿中,李松鹤正满脸焦急地坐在椅子上,见孟祥回来这才神色一喜,长松了口气。

    见孟祥安然无恙,他就清楚林峰应该是没有问出什么东西来。

    “怎么说?”李松鹤站起身来,开口询问。

    “那个知县应该是怀疑我御鬼了,不过幸运的是,他没有证据,只是怀疑而已。”

    “那就好。”李松鹤放松了下去,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师傅,还有一件事。”

    孟祥神色凝重,将自己关于先天观想图的推测给说了出来。

    李松鹤听完,脸色也严肃了起来:“你这个推测,有些大胆啊……”

    “但是也不是没有可能,这个解释恰好解释了所有的疑点。”

    “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还有先天观想图一定要收好!”

    这趟水太浑了,可能还牵扯到长平府,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粉身碎骨。

    孟祥点头,他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他现在已经处在了漩涡中,唯一要做的就是装傻充愣,保护好自己。

    犹豫了片刻之后,孟祥又接着说道:“师尊……过段时间我想离开道观。”

    这是他深思熟虑做出来的选择,这样做的原因有两个。

    首先,林峰已经怀疑他御鬼了,而且这个怀疑可能还在加重,若他待在观中,说不定会牵连整个道观。

    其二,他脑海中的金书玉册已经被翻开了,第二页的灵值也已经来到118/1500,可以开始慢慢着手去调查自己父亲那件事了。

    所以,他必须要离开。

    李松鹤久久没有说话,半晌之后才悠悠叹了一口气:“你都想好了吗?”

    “徒儿想好了。”孟祥郑重其事地回答。

    “你要去办自己的事,为师也不会拦你,但你一定要记住,保护好自己。”李松鹤再度叹了一口气:“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该怎么去做。”

    “多谢师尊。”

    孟祥深深弯下了腰,对着李松鹤恭敬行了一礼。

    ……

    是夜,林峰合上了书卷,掩灭了烛火,换上了一身常服,走出了县衙。

    “大人,您这是要去哪里?”

    大门处值夜的衙役有些奇怪,这大半夜的,知县大人是要去干嘛?

    “近日心中有些郁结,去河岸散散心。”林峰回答得很自然。

    “小的陪您去。”那位衙役开口。

    清河县没有宵禁,夜里的人还是很多,他想陪在林峰身边也是为了安全起见。

    “不用了,本官只是随意走走,你们好好值夜。”

    林峰直接了当地拒绝,负着手离去。

    清河县之所以被称为清河,是因为城中有一条清河横贯,朝西流入大苍江之中。

    远远望去,清河倒映着明月,碧波粼粼,河面舟船稠密,张灯结彩,无数灯火洒落在河面上,好似星河坠落凡间,与河中明月相伴,犹如仙境。

    河上几座白玉画桥点缀,不少人行走其上,看着河面上漂流的几座花船。

    有一些腰枝妙曼的少女站在船头,笑得花枝招展。

    “公子,上船来玩啊。”

    “公子,今日船上可是采购了不少好酒,一壶只要百文。”

    “公子,奴家等你们来秉烛夜读!”

    这些少女神色挑逗,言语轻佻,看得不少行人直了眼。

    林峰负手缓缓而行:“春分之后便是春祭,到时候会有花船夜游,文人雅士聚会,倒也是我清河的一件大事。”

    “届时,可以邀请知府大人来欣赏一番这种盛景。”

    他是读书人,但是可不迂腐,而且大夏律法也没禁止做官的上青楼。

    勾栏听曲多么的诗情画意!

    摇了摇头,林峰朝着一条暗巷走去,最终停在了巷子深处的一座院落之外。

    他左右环顾了一番,见四下无人,这才抬袖敲门。

    敲门声三长两短,敲完之后,他便安静地等候在原地。

    然而许久之后,依旧没有人来开门。

    “还没回来?”林峰眉头紧皱:“两天已过,为何还没回来?”

    “莫非这群人想黑吃黑,贪下先天观想图。”

    “不太可能,他们中还有亲人被关进死牢之中,给我带回来先天观想图是唯一解救他们亲人的途径。”

    林峰的眉头越皱越紧,再在门外等候了片刻,见还是没人开门,这才匆匆离去。

    回到县衙之后,他直接通知值夜的衙役:“让张捕头马上来见本官。”

    那衙役一脸莫名其妙,今日的知县大人怎么这么奇怪。

    但他还是领命离去,不久之后,张捕头就来到了县衙之中。

    这位捕头才刚刚躺下,就被叫了起来,连衣服都还没来得及换。

    这下了班又被老板拉起来加班的滋味有谁懂?

    张捕头虽然有一丝不满,但还是耐着性子询问:“林大人深夜找属下前来所为何事?”

    “上次你说那群人跟丢了,是在哪里跟丢的?”

    林峰开口。

    这让张捕头心头疑惑,之前不是还不着急的模样吗?现在又为什么大半夜询问这件事情?

    “据追捕的人说,在县城外四十里发现过那些人留下的痕迹,据推测是前往了众妙道观方向,属下也去道观里查看过,没有发现那群人的踪迹,应该是往远处逃了。”张捕头不急不缓地说道。

    这番话让林峰的脸色微微一变:“你说他们逃往了众妙道观的方向?”

    “没错。”

    怎么又是众妙道观?

    林峰没想到自己和众妙道观竟然这么有缘,先是其中的孟祥有御鬼的嫌疑,现在那群带着先天观想图的人还逃往了那个方向。

    那群人,是他安排的人,他故意将张捕头调走不去护送,为的就是让那群人抢下先天观想图带回来给他。

    他好不容易获得了先天观想图,岂能因为长平府的一句话就将宝物拱手让人?

    他林峰是清官,但不代表他没有野心。

    若没有重大功绩,他一辈子可能就待在了这偏远的清河县了。

    他不甘心。

    而先天观想图就是他平步青云的助力,所以他才会使出一些计谋,想要制造出一种先天观想图被马匪抢走的假象。

    然而现在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那群人还没有回来。

    这就让他有些难受了。

    “李松鹤是蕴灵境修者,如果与那群人碰上,李松鹤的胜算很大。”

    “可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专门给他们配备了一把飞星弩,飞星弩的射程比蕴灵境修道者的攻击范围更远,那群人应该不会惧怕李松鹤。”

    想到这里,林峰又一次询问张捕头:“你说发现那群人留下的痕迹是在什么时候?”

    “三天以前。”张捕头如实回答:“就在众妙道观三里地外。”

    三天以前……

    林峰脑中犹如被一道闪电划过,据黄元所说,孟祥去黄山村的时间也是三天以前。

    而孟祥,可能是御鬼者。

    如果一位御鬼者在背后搞偷袭呢?再加上一位蕴灵境强者的神通攻击,那群人,几乎没有胜算。

    如果孟祥能够知道林峰脑中的想法,必然会大感震惊。

    七品官员,恐怖如斯!

    竟然通过三两句话就将事情推测得八九不离十,唯一出错的就是那群人是孟祥一个人解决掉的。

    “好了,我知道了,辛苦张捕头了,早些回去休息吧。”

    林峰挥了挥手,让张捕头离去。

    “如果那群人死了,众妙道观肯定会毁尸灭迹,而他们必然也发现了先天观想图的存在,他们肯定也不会选择交出来,哪怕去问也肯定问不出什么结果,反而可能会让他们起疑心。”

    “先天观想图会被放在哪里呢?”

    林峰看着摇曳的烛火,若有所思。

    此事,需要好好斟酌斟酌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