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章 009 洞后世界

    这门牌,让元溪想起了他在城里时,街道办居委会给他们家门外订上的门牌号。

    除了字多一点,牌子颜色不一样外,其他都没啥区别。

    ……山洞……找……找……

    脑海里突然冒出了想要寻找什么的念头,这让呆在山洞外的元溪,顿时对山洞内的环境产生了好奇。

    虽然破破烂烂的,但是也许有他要找的东西藏在里头呢?

    元溪看着眼前破破烂烂的几乎没有下脚地的山洞,趴下来往大概只有他巴掌那么大的碎石缝隙中瞅了瞅,然后试探着往里钻。

    说来也怪,明明那空子也不大,元溪应该不能钻进去,但是在这梦中的世界元溪想要进去,他的身体就顺应着他的渴望让他毫无障碍地钻进去了。

    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元溪感觉自己就像一条蚯蚓,在坍塌大半的洞穴缝隙里钻,一路攀岩走壁,穿孔过洞,顺着一点点微光不断地前进,脑海中刚背了句他小姨教过他的桃花源记,就见前头果然豁然开朗,元溪呼地一声,从石头缝隙中钻了出来,到了洞内深处一处略宽敞的地方。

    周围能看到一些古里古怪好像被挖出来的家具壁柜一样的洞洞格子,好像有什么山顶洞人在这里居住过一般,不过如今这些都东倒西歪全倒塌在了碎石块和沙子里。

    滴答,滴答……

    元溪抬头,就看到不少家具和石壁上都在滴水,周围也不像是有什么水源,也不像是下雨漏雨,但是整个山洞好像都被浇透了,到处不是水就是土,泥泞,潮湿。

    这个洞穴被破坏得非常厉害,原本宽敞的空间,被塌陷的房梁和柱石挤得满满当当,元溪从洞口爬到洞尾,也不过勉强找到一处厕所大小的下脚空,看起来凄惨异常。

    “这是哪里来的拆迁大队,这么心狠手辣。”元溪嘀咕着四处打量。

    很快,元溪咦了一声,在一个倒塌的柱子后,他发现一个半人高的圆拱型凹槽,圆拱中心还有个类似门把手的东西。

    元溪凑过去握着把手推了推,“喀啦”,那圆拱形裂缝竟然是一道石门,被元溪推开了!

    元溪哇了一声,弯腰从矮石门中钻了出去。

    门后仿佛换了天地一般,花草树木似乎都变得很大,随便一朵路边野花,都快比他还高。

    元溪从后门钻出来回头一看,就看到这后门的门口也挂了前门那样的牌匾,只是牌匾上的字稍微有了些变化。

    【月见路阴东小青山十三号[图]】

    这边的户号和前门一样,只是阳东变成了阴东,旁边还多出了个很小的简笔画,看起来像是青蛙,但是元溪下意识觉得那画的是个癞虫合虫莫。

    元溪正在琢磨着门牌上的字画时,忽而听到不远处有声音传来。

    “烧饼麻糊~”

    “包子油条~”

    丁零当啷,夹杂着零碎叫卖声,似乎有个卖早餐的市集,在不远处开了张。

    元溪好奇地循声而去。

    越往前走,周遭的景色越绮丽,连花花草草的颜色都鲜艳了好几分,世界好像被去掉了一层朦胧的灰尘,鲜艳的让人觉得诡异。

    正在元溪走得有些忐忑,隐隐觉得自己是不是不该来这里,应该回去了时,一个市集骤然出现在了元溪面前。

    元溪站在一个古色古香的牌匾外张望着里头,牌匾上的字有些腐蚀了,还是繁体字,文盲的元溪只认出个水字,不知是水什么庙。

    这里似乎是要举行庙会,可能时间尚早集市还有些空空的,大半摊位闲置着,街上也没有多少路人,已经到了的摊主,都不紧不慢地摆置着货物。

    这些摊主很古怪,他们身高差异很大。

    高起来可能有三五个元溪那么高,有的体型很庞大,在元溪旁边走起来跟卡车轰轰经过一般,走一步路,都能让躲在牌匾后的元溪也跟着震两下;有的很则跟竹竿似的,扁扁的,细细的,好像风一吹就能吹跑。

    大部分很矮,甚至比六岁的元溪还要矮,不少摊贩还喜欢佝偻着腰,好像更习惯四肢着地一般,经常两条腿走着走着就喜欢两手挨地扒拉两下,然后又站起来。

    元溪观察了一会儿,见这里的人都不怎么关注自己,就壮着胆子挺胸抬头地走了进去。

    仿佛穿透了一道水波,又仿佛融入了什么胶质物,元溪的身形穿过牌匾下的时候,空气好像震荡了一瞬,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

    元溪以往逛街逛集市,都得仰着头看着周围来往的大人,在这里大半摊位他竟然都能感受到俯视逛街的体验。

    元溪一路逛过去,看到有卖早餐的,有卖锅碗瓢盆,还有各种山珍菌子,最让元溪诧异的是,那些菌子中,竟然有好多小人被捆成一捆一起在卖,被捆起来的小人还咿咿呀呀地在叫。

    看元溪站得有些久,手像是分叉的树根藤条的摊主人,低下头来冲他露出怪异的笑:“客人,来点什么?”

    不了不了。

    元溪赶紧摆摆手走了。

    元溪从琳琅满目的一个个摊位上经过,路过一个又一个长相奇怪的摊贩,他们有的长着山猫的胡子,有的长着野猪的蹄子,还有些更加可怕,整个乌七八糟奇形怪状,不说人了,连活物都不像,却能动。

    吃的喝的玩的,集市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这里的人似乎很喜欢红色,几乎每个摊位都弄得红红的,跟要过大年似的。

    元溪艰难路过会让小孩走不动道的摇摇乐和旋转木马摊位后,又被一个套圈的小摊贩强行拉住:“一看你就是个套圈的高手,不来套两个?套中都送,全部都送!人类的锅碗瓢盆,&$的心肝脾肺,我这啥都有。”

    元溪只顾想甩开那摊主人没听清他说了什么,但是那人虽矮小力气却非常大,元溪根本甩不开。

    元溪只能挣扎着叫:“没钱,我没钱!”

    “客人说笑了,你一看就是个有钱又低调的,来送你一个,送你一个,先玩着,套中就送,全部都送,你先感受感受本摊的诚意。”

    元溪不由分说地被塞了一个圈。

    套圈里头很多稀奇古怪的小东西,生锈的剪刀,破烂的小木人,红色的鬼画符,铜钱拖鞋烟酒雕像,甚至竟还有不少纸扎用品,不得不说,还真是啥都有。

    元溪也没仔细看,感觉到摊主人将自己松开了,他随手将手中的圈一扔,也没去看是否套中什么,就赶紧趁机跑掉了。

    “客人,哎客人!”

    元溪没有理会身后的叫声,马不停蹄地往前跑,这时路上渐渐有了行人,好像是到了出来逛街的时间,往人群里一钻,元溪就甩掉了那叫嚷的声音。

    元溪钻入人群后,没过一会儿就发现周围的人越来越多,诧异地看向左右,果然发现路上一下子多出了很多人,而且越来越多,元溪都没看到这些人是从哪里出现的,挤得都快走不动了。

    周围摊贩叫卖的声音攸地大了起来,尤其是各种卖吃的小摊,都大声地热情叫卖起来,集市似乎在一瞬间就热闹了起来。

    元溪想要看看身边路人的脸,却发现这些人模模糊糊的根本看不清楚,此时他也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不对,只是在越渐拥挤的人潮中钻挤前进。

    “咕”

    人群中某个一米多高,却看起来很庞大的身影,在和元溪擦肩而过时,蓦然发出一声古怪的声音。他那几乎没法看到孔隙的鼻子动了动,仿佛在嗅什么味道,随着嗅闻,他的视线逐渐落到了不远处的元溪身上,黄绿瞳孔的眼珠子一瞬间眯了起来,露出一丝疑惑。

    在那双黄绿横瞳的眼珠子倒影中,元溪并不是他本来的模样,而是唇红齿白面如扑粉,如同纸人一般轻薄飘忽鲜艳虚假的样子,和这条街上来来往往的怪异行人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黄绿瞳却在元溪身上,感觉到了他熟悉的味道——那是他还没消散的毒液的味道。

    黄绿瞳记得,自己最近只在几个人类小孩身上留下过自己的毒液。

    见元溪渐渐走远,这人本就如同绳结的古怪瞳孔,几乎眯成了一条横线,转头在元溪身后慢吞吞跟上。

    这人走路的姿势很是奇怪,肥胖的身体一摇一摆地前进,时不时还习惯性地用手撑着地,用粗壮的后腿蹦跶一下,看起来就像是一只人形的大虫合虫莫。

    周围人群密集,元溪并没有注意到谁跟着自己,此时他又出现了那股意念,好像要寻找什么的念头。

    元溪有些焦躁,他要去寻找什么东西,或者是什么人,但是他又不知道要去哪里找,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被人潮夹带着,也完全没注意到身后一直跟着他的黄绿瞳怪人,已经越发靠近他,目光也越发不善。

    不一会儿,元溪顺着人流方向,被夹带到集市中心的小庙前。

    水X庙。

    整个庙会集市似乎都是环绕这个小庙而搭建,像一条蜿蜒在山石上的巨大蜈蚣,小庙正对面,正在搭着戏台,时不时有断断续续的乐声咿呀声,从戏台那边传来。

    元溪还看到戏台边有几个无人的高跷,梅花桩般笔直地插在地上,一些正在晾晒的戏服轻飘飘拂过这些高跷,看着好像衣服随时都要站到高跷上人立而起一般,到处透着一丝阴森古怪。

    戏台古怪,戏台对面的小庙就更是古怪了。

    那破烂的小庙里也不知道供奉着什么,香火还挺旺盛,只是这些旺盛的香火竟然都只堆在庙前,庙门前的台阶上摆满了线香蜡烛以及各种贡品,但庙里头却空空荡荡,甚至庙内的香炉和神台都落满灰尘了,也不见谁进去清扫一下。

    外头来上供的人无一人敢踏入庙内,似乎怕被什么吃掉一般,都是在庙门外放下东西就飞快地离开。

    在元溪打量着小庙,甚至不怕死地蠢蠢欲动想要往里走时,他身后的黄绿瞳怪人在诧异之余,终于确定了自己的猜测——眼前的元溪,肯定是一个外来者,并且很大可能是那个砸毁了他家的小混蛋!

    元溪还不知道危险就在他背后咫尺之地盯着他,他打量完眼前奇怪的小庙后,顿时就好奇地准备进庙去看看,还想着也许他要找的东西会在这座庙里。

    于是元溪走上台阶。

    这一刻周围市集的声音瞬间小了很多,离得近的人突然都不怎么说话了,看向了庙门的方向。

    不过就在这时,刚走上两阶台阶的元溪,蓦地感觉到一股恍惚感。

    【铁头……】‘铁头……’

    天灵盖和耳朵眼深处有声音传来,似乎有谁在叫他,这声音让元溪仿佛喝了假酒般,目光一下子模糊起来,眼前看到的一切景象也变得不真切起来,似乎都在摇摇晃晃。

    元溪身后,黄绿瞳怪人盯着他的背影露出凶戾仇恨的眼神,眼见元溪在台阶上停下不再往前走,他靠近了在庙前台阶上的元溪,蓦然张开了嘴,那原本正常的嘴在一瞬间张到极大,从里头赫然弹出一条粉红色的绳子来,歘地朝着亦无所觉的元溪袭去。

    黄绿瞳怪人决定帮元溪一把,将他推进庙里!

    元溪对身后的情况一无所觉,那仿佛从天灵盖传来的声音忽大忽小,就像是一道虚化的开关。

    “唰——”眼看着那条如棍长绳就要打中元溪的后背,将元溪推进眼前的小庙里,就在这时,唇红齿白面如假人的元溪忽然消失在原地。

    “!”

    长棍在元溪消失地地方空甩过去,元溪的突然消失,打乱了偷袭者的预计,他用力甩出的粉色长棍顿时就失了准头直接迈过了庙前的三层台阶!

    来不及收回武器的偷袭者见状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眼看着长棍差点就要迈过庙前门槛,他拼命挥舞着短粗手差点没吓死在原地,最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终于将甩出的武器及时在门槛前一点停了下来。

    “啪”地瘫软在庙前的十几节台阶上,竟是一条非常长的舌头。

    如果元溪此时还在,估计立刻能认出袭击他的就是之前想要吃了他的虫合虫莫怪。

    几乎要虚脱的虫合虫莫怪,正想要将舌头收回,忽然这时,面前台阶扭曲着动了一下。

    瞬间,整个集会都安静了下来。

    一股无声的压力在一瞬间弥漫了整个集市,周遭所有的小妖怪,似乎都感受到了一种威压,以至于颤颤不能直立,险些变回原形,尤其是离庙最近的虫合虫莫怪。

    哪怕虫合虫莫怪已经吓得汗如雨下,但是他的身体却仿佛僵直在庙前一般,根本无法动弹,甚至连想要收回舌头的力气都没有,好像傻了一样呆立不动。

    “咔咔,吱呀”

    大开的庙门渐渐蠕动成了一张仿佛树洞般干枯的嘴,面前的台阶似乎也变成了这个怪物的下巴,整个破败的小庙稀里哗啦一通伸展,台阶上的香烛贡品甚至连路过的蚊蝇,都在眨眼间崩碎陷落虚空,仿佛被什么嚼碎吃掉一般。

    虫合虫莫怪疼的身体都扭曲了,却连惨叫都不敢发出。

    眼看着那扭曲的大门从第一节台阶卷到最后一节台阶,虫合虫莫怪落在台阶上的舌头随着台阶一节一节地断掉,直到最后终于台阶伸展完,那如树洞般的大口,已经来到了虫合虫莫怪身前半米处。

    这个距离,近得虫合虫莫怪似乎已经看清了洞里垒成山的骸骨。

    “咿呀~”此时,庙对面正在搭建的戏台,忽然响起了唱戏声。

    听着那唱戏声,舒筋展骨的庙宇似乎吃饱喝足开始困倦,伸张开的身体又开始收缩起来,咔咔咔慢慢变回之前普通破庙的模样。

    “砰”逃过一劫的虫合虫莫怪虚脱在地,瘫成一团,浑身湿透的同时,从人形拉伸扭曲变化,完全恢复成一个刚从泥水里捞出来大癞虫合虫莫。

    危机过去,刚刚安静下来的集会,重新人声鼎沸起来,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

    “铁头,快醒醒!”

    “铁头,该起来了!”

    小青山半山腰上,在树下“被催眠”睡着的元溪,被小天和壮壮摇醒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