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1章 011 算命摊子

    “你现在很放松,很放松……”

    畅想着梦中相会的三个小伙伴,慢慢地在小天录制的催眠声中睡沉了。

    ……

    元溪进入了梦乡,却并没能和自己的两个小伙伴相会,他也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好像无知无觉地走在一个很宽阔的地方。

    只有他一个人,到处走来走去。

    一会儿拈花,一会儿抓草,玩了不久元溪就觉得没趣,奇怪着自己怎么一个人跑这里来玩了,他的小伙伴都到哪里去了?

    无聊地往草坪上一躺,元溪就看到了梦里的天空。

    这一看,元溪赫然发现,天空好像放倒了一样,云层中竟然有大量的水,那水却没有化作雨滴落下来,而是在天上铺成一条悬空的河流。

    一条大河在天空中!

    这一幕让无聊的元溪顿时看入了迷,“哇”地长大了嘴。

    “哗啦”

    水波翻动,河里在梦里的天空中波光粼粼,里头隐约有什么东西。

    眼前的景象虽然惊奇,但元溪总觉得这一幕好像在哪里见过?

    想不起来的元溪直接放弃思考,夸嚓从草地上跳了起来,“河流能流到天上去,那我能不能飞到天上去啊?好想飞到云层中去游泳啊,我要上去!”

    说完元溪就异想天开地像跳蚤似的开始往上蹦。

    元溪兴奋地跳着,越蹦越欢,梦里的他身体好像很轻,像是气球一样,每次一蹦还真的能蹦很高,越蹦越高,但是也就能蹦个五六米就会从空中掉下来,这让元溪非常郁闷。

    “啊啊啊,为什么不能飞!”元溪很不甘心,甚至挥动起手来试图让自己学鸟儿一样振翅飞起来。

    当然这也顶多让他平地起飞半米多高。

    就在元溪着急的时候,抬头看向天空时,忽然“咦”了一声。

    元溪发现,天空中的河流好像离他近了一些?

    盯着看了一会儿,元溪发现这竟不是错觉,他飞不到天上,但是天上的河流竟然下来了,在慢慢向他靠近!

    那么大一条河流不断下降接近地面,天空和地面仿佛在逐渐合拢一样,被夹在其中的元溪,赫然有种快要淹没在天地之中的感觉。

    元溪瞪大眼,又蹦了一下,这次蹦到四五米高的时候,他离天空中的河流已经非常近了,近到好像下一刻就要一头扎进水中,看清河水中的世界。

    里头好像有什么东西,非常的大,似乎比元溪看到过的任何一种动物都要大!

    元溪心脏猛地狂跳起来,没等看清天空河里的大东西是什么,忽然之间就被吓醒了。

    “嗞啦——你们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汇合……”醒来的元溪躺在黑暗中,耳边的录音机还在重复播放着小天的‘催眠’声,刚好又念到了三人要在梦里汇合。

    录音机的声音微弱,嗞滋啦啦,电池似乎已经快要没电了。

    听着耳边的小呼噜,元溪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哪里。

    还有梦里的河流。

    虽然梦境很难记忆,但是元溪感觉最近三四天时间内,已经梦到这条河好几次了,似乎也不是刻意梦到它,而是每次一抬头,这条河就在头顶。

    元溪突然灵光一现,美滋滋地自言自语:“莫非这就是河神老爷在上,在保佑我!我果然非同凡响,不是凡人!”

    刚美完,元溪就听到旁边打着小呼噜的壮壮流着口水念叨什么,凑近一听尽是在报菜名,“卤鸡腿,饺子,肘子,肉,好吃……”

    元溪顿时满脸黑线,再去看小天,躺得规规整整,手脚丝毫不乱,被他和壮壮一人一条胳膊腿压着挤着,小天眉头紧皱,仿佛在被什么东西泰山压顶,口中嘟囔着,“如来佛祖,你是关不住我的,待我五百年后,打回天庭……”

    黑线加上黑线。

    “不讲义气!说好要梦里相见,竟一个都没来!”

    元溪怒而想要将两人摇醒,但是转念一想,不对啊,他刚刚梦里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就一直在蹦蹦跳跳地想要往天上飞,玩得不亦乐乎,也把汇合的事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这要是把两人摇醒,口供一对,那不是他也落了下乘?

    不行。

    元溪想着他得自己再去梦里那个庙会一次,然后明天才能义正严词地指责两个小伙伴不讲义气,不遵守约定。

    对,就是这样。

    “……找到小石头,将他,将他”快没电的录音机声音越来越低,元溪连忙给录音机换上新电池。

    录音恢复正常后元溪重新躺下,还没完全散去的瞌睡虫很快袭来,再次把他拉入了梦乡,只留下耳边小伙伴的梦话和录音机不间断地引导。

    “将他带回家。”

    ·

    “咚锵”

    “锵锵锵”

    再次入梦的元溪,似乎真的回到了他之前来过的那个过分鲜艳的世界。

    路边的野花都比元溪的脸盆大,杂草更是如同玉米秆,比元溪高出半头,萤火虫排着长队仿佛也行走在赶集的路上,或者缩在路边垂首的花朵下饮露休息,犹如路灯一般,聚一束束微光,将地面浅浅照亮。

    前方很热闹,敲锣打鼓的,还有咿咿呀呀地唱戏声,元溪被那声音吸引着往前走。

    时不时看到脚丫子那么大的瓢虫和家犬般的刺猬路过,然而转头细瞧时又不见了,只看到路上走着不少怪模怪样的行人,大部分都矮墩墩的。

    夜色之下,月亮高挂。

    元溪一边往前走,一边往天上看,他脑袋好像还没完全从上一个梦境脱离,就奇怪着怎么这天空中没有一条大河。

    然而就在元溪这么想的时候,天空中的云层翻涌,水波哗哗,一条大河就这么慢慢出现在月亮下。

    “哇!”元溪正惊叹着自己的心想事成,眼前一红,巨大的萤火草丛路走到尽头,挂满红色灯笼的庙会已经出现在眼前。

    远远的,元溪就看到庙会街道上似乎有高大的队伍在游行,敲锣声,唢呐声,咿咿呀呀在夜色下追着队伍奏响。

    沿街挂满了红灯笼,街道两边的摊贩们,也摆出了很多艳红艳红的商品,甚至有些不是红色的,还要用红色的扎带捆绑着,看起来仿佛是大过年或者满街人都要结婚似的。

    那游街的队伍非常高,比街道两边的摊贩和围观的游人们都要高,个头几乎超出了路边的房檐,当他们走近的时候,元溪才发现这些人好像都踩了很高的高跷,裤腿空荡荡的,宽大如戏服的衣服在高跷上飘飘晃晃,仿佛衣服下没有身体一样。

    而衣服上面的头的位置,一张张被画出来的笑脸面具,好似没有脖子般悬空漂浮在上,随着高跷下走起来仿佛在飞一般的脚步,面具时不时像是追不上衣服的脚步,头颈藕断丝连,时不时摇晃分开又接续回来。

    高跷脚步一高一低在走,庙会上咿咿呀呀的戏曲声相合。

    看起来很是稀奇。

    又有些诡异的阴森感。

    元溪在路边的人群中看热闹看得目不转睛,而这时,在庙前街街口蹲了很久的虫合蟆怪人,在元溪经过时,熟悉的黄绿横瞳中顿时放出精光。

    是那个人类的小崽子,他又回来了!

    上天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咕。”一米多高的虫合蟆怪张嘴发出咕地一声兴奋的叫声,随即朝元溪靠近了过去。

    ……

    元溪被这庙会热闹的景象吸引,就想要到处去凑热闹,但是脑子里好像总有一个声音,要他去找什么。

    就在元溪想要回忆到底是什么东西丢了的时候,忽然一个身影在前头的人群中一闪而过,是小石头!

    元溪终于想起来了,他是来找小石头的。

    “小石头!”元溪叫着,赶紧就追了上去。

    高跷队伍边敲锣打鼓地奏着有点古怪的音乐,听起来有点喜庆,但是更多的是阴森,停下来仔细多听两秒,就仿佛能看到各种皮笑肉不笑的喜庆面具脸挤入自己眼帘。

    元溪的叫声被掩盖在周围的锣鼓唢呐声中,小石头好像根本听不见,也没有回头来看,元溪只得不停往前追去。

    元溪一路追着,就追到了下午来到的那间小庙前。

    庙前的贡品已经都没有了,倒是庙前的台阶下,不知什么时候一字排开四个算命摊子,四个一模一样的算命先生分别坐在四个摊子之后,每个摊子都标着不同的价格,从左到右依次是2元,1.5元,1元,五毛。

    四个摊子里三个都排满了长队,只有5毛的队伍空着没有人排。

    这些排队的人大部分都看不清五官,却都散发着如丧考妣的气息,到了算命摊子前的更是磨磨蹭蹭磨磨唧唧,不像是上赶着去算命,倒像是被驱着上战场送死一般,看起来奇奇怪怪。

    “赶早算一卦,早把生死嫁。若要赶晚来,遄死不用匣。坐下!”前面的算命先生吆喝着,让磨叽的人快认命坐好。

    元溪闻声好奇地探头扫了一眼,扫完就又去找小石头。

    但是这里太多人了,人潮拥挤,稍一迈眼,元溪就把小石头的身影给跟丢了。

    元溪慌忙钻进人群中找人,钻着钻着,不知被谁猛地推了一下,元溪失去平衡向前扑去。

    “啊!”下一刻元溪眼前一空,再一看时,他赫然发现自己已经坐到了五毛的算命摊子前。

    元溪左右看看,此时旁边三个队伍的人都齐齐转过来头来,在看着他,5毛算命摊子前的算命先生也在盯着他看。

    这么一愣神,梦里脑子不太好使的元溪,也忽然忘了自己是干嘛来的了,只看到周围三个算命摊子都排满了人,而他自己面前的五毛摊子,没有一个人排。

    在元溪坐到这里后,那些人看元溪的神色都是异常的同情,同情之外还夹着一丝庆幸和幸灾乐祸。

    这么被盯着,看得久了,原本看不太清的人脸忽然让元溪觉得,这些人的脸色好像都有些可怕?

    怎么看起来都跟鬼似的,而那些不太像鬼的,模样也古古怪怪。

    元溪没在这些人的长相上纠结,倒是对自己坐到五毛摊子来很是不满。

    他要算也是算两块的,才不要算大家都不要的五毛卦!一看这样子就知道五毛的算命师父肯定算得不好。

    五毛也是钱,不能白花。

    元溪想要走,但是被那算命先生眼疾手快地镇住了。

    “我不算五毛的,我要算也是算两块的,你松开!”

    “你没钱你算什么两块的,安静点坐这,你就只值五毛。”摊子前的算命师父见元溪不甘心的乱动,嘲讽他穷,顿时让元溪怒了,谁说他拿不出两块钱的,他藏起来的压岁钱就有十好几块!

    元溪摸向裤兜想要证明自己,但是结果竟真的只掏出个五毛的钢镚来。

    确实不够两块钱。

    “摇吧。”

    元溪被算命先生扔了个签筒,让他摇签,元溪看看旁边三个摊子上的顾客都在愁眉苦脸地摇着签,好奇心起,到底是摇了起来。

    如果算得不准,他五毛钱都不会给!

    元溪伸手想拿签筒,谁知他刚一碰到签筒,里头的签子竟像是疯了似的自己旋转起来。

    简直像是洗衣机的甩干筒发动,把元溪都看愣了。

    没等元溪反应过来,“啪!”一根红色的签子甩落在元溪面前,掉在了桌案上。

    元溪发现这一刻好像所有人都在伸着头往前看,想要偷窥他的签子内容。

    当看到他签子上的红色上,都有种不敢置信的惊喜,是那种笑容还未起,嘴巴已经裂开到耳根的怪异表情。

    “上上签。”算命先生也阴森森地笑了,贺道,“恭喜你,你被选中了,你将成为今年的社君女婿之一。”

    元溪:(·ˇωˇ·)

    女、女婿?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