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4章 014 堂口问事

    “啪嗒。”

    木制的杯筊落在黄纸上,投出的阴杯结果,霎时让李丽葵眼中的希冀一凉。

    失败了。

    看着神台上默然无声的神像,微合的双目似在俯瞰众生,李丽葵不甘心地劝慰自己,可能是因为她还没准备好,心念没能成功传达到上头去,再试几次久好了!对,多试几次,三局两胜?或者五局三胜!

    “啪嗒。”

    “啪嗒。”

    看着投掷的结果,李丽葵的眼神越来越绝望,简直离谱,多次投掷竟全是阴杯,一次也没能得到肯定的回复,似乎被回绝来了个彻底。

    这让李丽葵想自欺说是神仙没看到都站不住脚,这分明是看得太到了,谁能连占五次都是大否的。

    可明明梦里不是这样的!

    “这位居士,星君已经给了答案,你就不要过于执着。凡事想开一些,不要太为难自己。”旁边清扫的小道看不下去地劝慰道。

    李丽葵迷迷糊糊地走出了这栋看起来和她梦里很相似的庙宇,想不通为什么这一次也失败了。

    难道真像别人说的,梦都是相反的?

    大师说铁头这命格,一旦离开了似水村,就得时刻有强大的护持,才可保安全,所以可以试着去结一门干亲。

    但是铁头要认干亲,普通人不行,山精灵物更不行,铁头很容易被各种灵体上身,随便认干亲说不定反而给自己招来一大祸害,到时候身体可能都要被它们夺了去。

    要认,就必须认一位正神。

    正神难落地,且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除非自身就有很强的信念去召唤庇护,不然正神很难时刻护持着谁,可总归是有点希望在。

    之前神婆教他们的,就是这个方法,只是也说了希望不大。

    那位神婆还拿了一张黄纸,在上头虚写了元溪的生辰八字,又不知施了些什么法后,就让李丽葵去她所说的一些庙宇里去碰碰运气,看有没有神明首肯。

    这些天李丽葵和老公爬山拜庙,腿都快跑断了,想要认一门干亲,结果只要将写着元溪八字的黄纸铺上再摇签问卦,得到的结果一定是否,简直奇了。

    李丽葵昨晚好不容易做了个美梦,梦中神仙从神台走下,态度亲和,似乎是同意了她的结亲请求,甚至李丽葵还看到她让儿子管人叫干爹了,对方也没开口阻止。

    李丽葵本以为这是神仙托梦,终于有一位大发慈悲地同意庇护她家铁头了,一大早就兴冲冲地往预定好的目的地而来,一进来果然见到这里到处都和梦中庙宇的布置相似。

    本以为这次铁定能成,没想到结局竟比前几次都差!

    李丽葵被彻底打击到了,整个人都有点蔫蔫的。

    ……

    李丽葵重新找上了那位神婆,很是一通倒苦水地诉说难度后,问道:“难道没有其他什么法子了吗?或者我们能不能强行认亲?我看别人结干亲,有抓着陌生人让孩子纳头就拜的;还有南方拜无常的,根本就没那么多步骤,就是去无常庙里换一件旧衣服而已。”

    李丽葵这段时间也了解了一下别人结干亲的方式,马上小学就要开学了,元溪再不报上名就要晚一年上学了,本来就输在了起跑线,又要步步慢于他人的话,李丽葵难免会不甘心,不免就想要寻一些捷径出来。

    神婆无语:“这种方式只适合普通借运,混个面熟情,你是寻庇护,性质不同不可乱来。”

    李丽葵唉声叹气,怎么她家铁头就那么难。

    李丽葵又突发奇想:“那有没有可能给我家孩子拴门婚事,夫妻一体,如果是成婚了的话,害他的可能性是不是就小了很多,那是不是选择的机会就会大一些?我看有些人甚至能靠结阴婚转运的。”

    神婆整个给李丽葵整得大无语了,要不是看孩子可怜,都不想理李丽葵,想要直接将她给赶出去了。

    “你这又是从哪里听来的,这种邪性方法……”神婆骂了两句后,怕李丽葵也固执己见,只能换个方式给她解释道,“虽然这方法也不是完全不行,但得看八字。你家孩子出生于十灵日,日柱孤鸾煞,主克妻,夫妻不睦、婚姻多纷争。虽然他命格已经被替换,但是这种让他半死半活的替换,只会让他八字所蕴含的入命劫煞成倍到来。栓婚求庇护的后果,不是他克了人家,就是人家弄死他,这种雪上加霜不是瞎胡闹吗?”

    李丽葵听到这里,只能再次叹气,“那怎么办?本来昨晚做梦都有一位神仙同意结亲了,结果今天找上门去还是失败,我都不报希望了。”

    神婆听到这儿,眼神终于有了变化,“给我说说你做的梦。”

    李丽葵于是把自己昨晚的梦和神婆细说了一番。

    神婆听完沉吟片刻,手指又在桌案上敲敲点点好像和什么沟通了一下后才道,“你感觉的没错,你梦里这一幕,说明一位正神确实是同意了结亲之事。但似乎是孩子不太愿意,在梦中跑掉了,因为见你孩子不愿,于是对方也就算了。”

    李丽葵一听也是傻眼了,不太理解,“这是我做的梦啊,我家铁头怎么会不同意的?他没说不愿意啊,在我梦里他肯定是同意的。”

    神婆:“你同意不代表你孩子同意。虽然是梦,但是神明结干亲,总是要问一问本人,可能在梦里就将孩子的意识引召来了。最后应该是你情绪过于激动,把孩子给吓跑了。”

    李丽葵狐疑地琢磨片刻,回过味来满眼期待地道:“那是不是说,这位还有机会?”

    神婆却有些不敢说。

    神明也是要面子的,既然已经回绝,多半就是无缘了。但是想要一位正神同意结干亲确实不容易,难得能遇到这么一位,如果就此放弃,委实有些可惜,下次就不知何时能再遇到了。

    而且天上的神仙都是有数的,一些位高权重的不好用琐事叨扰,一些和蔼可亲的照顾的人太多了忙不过来,一些官威较小的可能自己还会受山精野怪欺负,也不好保全元溪,算下来可以结干亲的就没多少了。

    神婆让李丽葵去拜的那些,都已经是她精心选择过一遍的。

    神婆沉吟片刻:“也许可以再试一下……不过这次你要先去找你家孩子,让孩子先打从心里同意认这门干亲,升起亲近之心才好再去续缘。”

    看到希望,李丽葵顿时喜形于色,满口答应下来,只觉这是小事一桩,她家铁头还不好解决吗。

    离小学开学的时间没多少天了,不赶紧着解决铁头的问题,他想要上学就得耽搁一年。

    想到这里,李丽葵立马就坐不住了,连忙告别了神婆,就要快马加鞭赶回村子。

    ……

    神婆看着离去的李丽葵,好奇的点了把香,开始闭目用手指在桌案上敲点,似乎在和谁询问着什么。

    其实神婆也有些意外,虽然她给李丽葵指了方向,但是她没想到竟然还真的有一位神君,会同意和李丽葵家的孩子结干亲。

    神婆询问着堂口的护法神,李丽葵此行是否会顺利,能不能成功结成干亲。

    神行千里,只在意念转瞬。

    神婆一问,她堂口的一位护法神就已经快速地转过几个地方,似乎已经到了神庙,到了似水村……

    “啊!”很快神婆忽地发出一声痛苦的惊叫,神婆捂住自己的眼睛,似乎忽然受到了某种伤害。

    “妈,你怎么了?”听到神婆的惨叫,内屋的人赶忙跑了出来,赶忙将翻到在地的神婆扶了起来。

    神婆缓过了一些精神,重新张开眼睛,只是此时她的眼睛竟全红了。

    神婆挣扎着用布满血丝的眼睛向神台的香炉上望去,她刚刚点燃的那一把香,似乎在方才那一刻瞬息全灭,火星全无,香灰碳黑地压在香头上。

    “妈,出什么事了,你眼睛怎么回事?”扶着神婆的小伙急道。

    “护法神被扣了。”神婆表情沉重,眼神中也盈满了不可思议。

    似水村,好凶险的地方。

    派出去的护法神刚到似水村地界,就被什么扣下了,神婆没能看清发生了什么,就见那里一片阴煞之气,赫赫扬扬,只窥探一眼就伤了她的气,仿佛有大妖大怪聚集。

    神婆的儿子诧异道:“怎么会这样?护法神那么厉害,什么能把他们扣下?”

    神婆没有说话,示意儿子扶她过去,转而另起了一把香,闭目似乎又和什么交流起来。

    “妈,怎么样了?”

    神婆皱眉摇摇头,这样的一片恶地,之前怎么完全没有发现端倪?

    难道是因为七月来临,将那里隐藏的阴暗域界显露了出来。

    不过这种地方,真的有神明存在吗?

    想起李丽葵那似乎被河神保佑的儿子,神婆的神情陷入了古怪。

    ·

    “要感谢河神老爷的搭救。”

    “来,让我们虔诚地祈祷,一鞠躬,二鞠……”

    元溪带着两个小伙伴一起双手和十地在河边,指挥祈祷,不过那模样倒更像是家属答礼默哀的样子。

    小天感觉有些不对,小声问道:“铁头,祈祷不是国外神教的吗,鞠躬不是葬礼死人的时候吗,我们这里感谢神明,好像是要上供祭祀吧。”

    “哦是的,上供,祭祀。”元溪慌了一秒,随即淡定招呼小伙伴们继续做肃穆状,庄严地将他刚刚采来的小野花往河里扔,口中还念叨着多谢河神老爷保佑,给河神老爷献花了,下次请你吃糖什么的。

    小天和壮壮也跟着元溪一起撒野花,学着他念念叨叨。

    为什么三人会在这里干这个呢?

    主要是因为今早元溪身上的发现。

    睡了个回笼觉后再起来,元溪本来已经把昨晚的梦境忘得一干二净了,但是三人早起苦思对梦好指责谁没有共患难的时候,忽然发现元溪手心脚心的一片黑,好像在哪里擦了一片锅底灰似的。

    这点痕迹,也让元溪想起了梦里他曾对线昏死的虫合虫莫精,对其手抓脚踏一事。

    黑的地方正巧都是他碰过虫合虫莫毒液的地方,还好不痛不痒。

    除此之外,元溪还想起了他找到小石头的事,并把小石头送回了家。

    小天和壮壮先是不信,但是起床后随着元溪到小石头家一问,小石头还真的已经醒了!现在不在家,是小石头爸妈怕有什么后遗症,大清早抱着他去县城做检查了。

    这下壮壮是彻底服了。

    小天也是一脸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于是两人就在元溪的一声号召下,来河边帮助新上任的、自封的河神大管家元溪,来进行祭祀活动。

    新官上任一切从简,三人采了些野花野果就兴高采烈地来河边。

    虽然世界观受到了极大的挑战,感觉无法理解无法想明白,但是小石头没事了,小天也很开心,索性决定先将自己的唯物主义扔在一边。

    嗯,大不了等活动完毕,他再把他的唯物主义拾起来。

    路边采的野花落到水面上,打着圈荡开一抹淡淡的涟漪,而后周围也陆续出现了涟漪,一圈两圈……

    元溪他们抬头看天:“要下雨了,快走。”

    雨下的不大,这边一滴落在水面上跳几圈,那边一滴在草叶上弹琴般地按几下,很有些天街小雨润如酥的味道。

    元溪三人见状放慢了脚步,在雨中边玩边走,快到大路上的时候,迎面看见一辆看着就很贵的小轿车,正从村子外头开过来。

    黑色的车身在有点雾蒙蒙的细雨下,如同腾云驾雾的黑豹,慢悠悠地和元溪他们擦肩而过。

    元溪看了车子一眼,又看了一眼,而后眼睛就转不开了。

    车子后座的窗户是打开的,一个白得和发面馒头差不多的小男孩坐在那里,元溪看他年纪也和自己差不多大。

    元溪好奇地问身边的小伙伴:“那是谁?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壮壮:“就是李富贵家的狗蛋嘛,往常他只有过年回来,回来也不出门,你家离得远,没见过他很正常。”

    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李狗蛋。

    元溪恍然大悟,但是……

    “他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元溪不解,非常不解。

    元溪说着不禁看看自己,又看看自己的两个小伙伴,确定这李狗蛋的画风,好像和他们这些乡村小伙伴迥然不同。

    看到这样的李狗蛋,元溪再看看自己,忽然拉了拉衣服,有些注意起形象来,感觉有点被比下去了。

    小天看元溪一脸犯迷糊的模样,扁扁嘴道:“是不是觉得他有种打了高光,涂了口红,描了眼线,扑了粉底,又做了造型的感觉?”这是小天妈妈的原话,小天记得可深了。

    元溪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就一个劲“啊对对对。”

    “我妈也说挺奇怪,说李富贵长得顶多算不丑,他媳妇更是普普通通,怎么就生出个这么好看的孩子来。每次我妈一想起李狗蛋,就捏着我的脸唉声叹气,好像我有多丑似的!”说到这里,越说越气,小天有些不甘心地向自己的小伙伴们寻求答案,“铁头壮壮,你们觉得我比他丑吗?”

    壮壮闻言傻了片刻,看看那边车里一晃而过的小白脸,再看看小天,诚实地点了点头,差点没把小天给气死。

    小天顿时把全村的希望放在了元溪身上,“铁头,你说呢!是不是好哥儿们,是就给我最诚实的回答!”

    说着要诚实,但是小天那双眼瞪的,明显不像是要听实话的样子。

    元溪眨了眨眼,思索着这个似乎会葬送友谊小船的话题,在诚实和友谊之间,最后他还是选择了……

    “天天啊,做人要有自知之明,”元溪话一出口,差点把小天气没,而后元溪就踩着钢丝赶紧转折道,“你当然是我们全村最靓的崽啦,为什么要这么不自信!你也就比我铁头差那么一点点啦,一个李狗蛋如何比得上你?”

    嗯?

    气炸边缘的小天一琢磨,这话好像还挺中听。

    “哼,我哪里比你差一点点。”嘴上嫌弃着,小天还是被元溪哄得眉开眼笑。

    壮壮在一旁悄悄摸出自己的仙贝啃了两口,心道铁头又在甜言蜜语,而小天表面聪明,一听甜言蜜语就降智,这种鬼话也信。

    三人在这里聊的热火朝天,完全没注意到那边渐渐走远的车子里,被议论着的李狗蛋忽然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尤其是多看了说一个李狗蛋怎么比得上自己朋友的元溪一眼。

    车子开走了。

    哄好小天后,元溪扫了眼已经远去的车尾巴忽然感慨道:“不过小天你这么在意李狗蛋,不如我们去和他做朋友吧!”

    刚被哄好的小天顿时炸毛:“什么,我不要!为什么要和他做朋友?”

    啃着仙贝的壮壮也是一脸诧异。

    “你们想啊,他的画风跟我们这么不一样,那我们成了朋友,把他糟蹋成我们这样的画风,他不就不好看了!”元溪愉快地宣布自己的奸计。

    壮壮恍然:“是哦,说得好有道理。”

    小天也觉得说的有理,但似乎又有哪里不对。

    “走着。”

    没等小天想明白,元溪已经兴冲冲地招呼壮壮带路,去李狗蛋家社交去。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