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5章 015 漏网之鱼

    元溪他们到李家的时候,那辆车也刚巧慢悠悠地找好停靠的位置,车门打开,那看起来欺霜赛雪的李狗蛋从车上下来了。

    元溪立刻跳了过去,小天想拉都没拉住。

    看着元溪这个兴奋的模样,小天更觉得哪里有问题了。

    小天很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皱眉看向一旁啃仙贝的壮壮道,“我怎么感觉,铁头和我妈一样是个颜控,你说他刚刚是不是骗我的?”

    壮壮睨了他一眼:“你才知道啊?这不明显着吗?”

    小天一脸震惊,大受打击。

    脑海里仿佛播放背景乐一般,不断回荡着一句,以前叫人家小甜甜,现在管人家叫牛夫人。

    壮壮用过来人的经验安慰他:“而且我跟你说哦,铁头他不但喜欢长得好看的,还喜欢白白嫩嫩的,你还记得你刚认识铁头时什么样吗?你以前多文静一人啊,你有对比过你以前和现在的照片吗?对比了你就知道,也许你妈不是嫌你丑了,她还嫌你又黑又丑。以前你比我们都白,铁头就喜欢粘着你,现在你玩着玩着跟我们晒得一样黑了,他的眼里可不就只有李狗蛋了。”

    听到这里,小天想想元溪的性格,忽然察觉出了元溪的用心险恶。

    别看元溪长得光风霁月是那种特别清澈特别天使感的可爱长相,实际他最奸诈了,还特别好面子,特别注重外在,村里长得最可爱的几个都被他发展成了亲近小伙伴,明明是一起上山下河在太阳下奔跑暴晒,结果玩到最后别人就硬是都比他黑了一圈。

    虽然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买卖,但还是让元溪始终霸占着似水村的颜值高地,从一众乡村小伙伴中脱颖而出,是似水村最靓的崽。小天之前虽然嘴硬,但是元溪哄他说自己只比他差一点点时,还是挺开心的。

    现在突然发现了一个漏网之鱼李狗蛋,铁头可不就坐不住了嘛。

    难怪,难怪……

    小天这时回过味来,智商重新占领了高地,“怪不得他说要糟蹋李狗蛋的长相时,脱口而出地说得那么自然且熟练,原来我们在他眼中都是已经被他糟蹋过的!不过他这到底是喜欢长得好的,还是不喜欢?”

    “谁知道呢?”壮壮纠结地咬了一口仙贝,沧桑地感慨道,“喜欢不喜欢又能怎么办,当然是原谅他了。”

    小天闻言也是一脸复杂,看向那边去向新人李狗蛋献殷勤的元溪,突然看李狗蛋就没那么讨厌了。

    别看他们铁头表现地对李狗蛋如此亲切,说不定比他都要讨厌李狗蛋那张脸。

    李狗蛋,长得再好看又怎样,过不了多久你就也是明日黄花了!

    小天忽感欣慰了不少。

    小天和壮壮在这边嘀嘀咕咕,走下车的李狗蛋好像听到了什么,刚扫了他们一眼,就看到元溪笑得特别好看的脸凑到他面前。

    “嗨你好啊,你是叫李狗蛋?我是元铁头,我们交个朋友吧。”说着,元溪向李狗蛋伸出手,试图就此架起友谊的桥梁。

    见到有小孩凑过来,还没下车的司机正想要探头驱赶,却见雇主家少爷对那村里小孩的话异常关注,顿时诧异地闭上了嘴。

    李狗蛋的目光从元溪很有亲和力的笑容上,转移到了元溪向自己伸出的手上,李狗蛋抬了抬手,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要接受元溪的示好时。

    “啪”地一声,李狗蛋拍掉了元溪伸过来的友谊之手。

    李狗蛋面无表情地看着元溪:“我听到了,你说我不好看。”

    元溪:???

    翻车来得竟如此突然!

    小天&壮壮:哦豁。

    元溪懵了一下,迅速反应过来,打着哈哈道:“路上风声太大,你确定你没有听错什么吗?哎我不是背后说人坏话的人啦哈哈哈,我只夸奖过你啦。”除了为保住友谊小船拉踩的那句。

    李狗蛋却不理。

    “我不和你做朋友。”拒绝完元溪,李狗蛋还看向了那边看戏的小天和壮壮,“倒是你们,若想要来我家玩,我欢迎。”

    元溪:“???”

    “我家有好吃的,”李狗蛋看看壮壮,又看看小天,“也有好玩的。”

    就是不看元溪。

    元溪简直被这家伙的骚操作给震惊了,这人长得这么好看,心肠竟如此歹毒的吗?不但推倒了他试图扬帆过去的友谊小船,还要当着他的面撬他的两个墙角!?

    这简直是在挑战他在似水村的地位!

    是可忍孰不可忍!

    ·

    元溪愤愤地拉着壮壮和小天走了,被李狗蛋气到还在其次,最主要的是李狗蛋的一番骚操作,让他危机感爆棚。

    壮壮嘴馋道:“李狗蛋家那么有钱,不知道吃的都是什么山珍海味,真是让人好奇啊!他还邀请我去品尝,我去不去呢?”

    元溪立刻盯向壮壮。

    小天也附和道:“是啊,他家那么有钱,肯定有很多我没有的小玩意儿,我还没去过他家呢,他都那么邀请我了,不去好像怪可惜的。”

    元溪又盯向小天。

    壮壮和小天两人旁若无人地议论着李狗蛋家的豪华,虽然李富贵本人很抠,但是对这个儿子那真是当祖宗一般供着,是自己睡土炕都得给儿子空运回外国进口大床的那种孝爹程度。所以李狗蛋吃的用的玩的都是最好的,家里住的地方也完全不符合李富贵的抠门属性,盖得跟古代大官的大宅子似的,气派得很,是他们这里独一份的风景。

    路上的蒙蒙细雨湿润着青草和土地,湿润得元溪心头也如雨下,发凉。

    元溪终于忍不住了:“你们两个,不要当我不在呀。好兄弟,要讲义气,你们跟我才是一边的,不能被李狗蛋的糖衣炮弹收买了,我们都不能当背叛友谊的人!”

    “知道了~”壮壮敷衍地回应了元溪后,凑过去和小天耳语通气,“他急了他急了,我就知道李狗蛋刺痛他了,哈哈,我们笑得小声点,铁头最要面子了。”

    小天一边点头一边乱用成语地吐槽:“我们就应该都去和李狗蛋玩,让他见异思迁!”

    喂我听见了!

    元溪脑门直跳,想要生气吧,又有点气不起来。

    谁让他拉踩人家还被人听到了呢?不过那是狗耳朵吗,离那么远竟然还能听清他们说什么。

    哎。

    生活这么艰难,维持体面是如此的不容易,元溪只能假装淡定,强行挤到小天和壮壮中间,勾肩搭背地压住自己两个小伙伴,“谁也不许再提李狗蛋!不提他,我就带你们到梦里的庙会玩去。”

    “真的?铁头你知道怎么去?”壮壮和小天顿时眼睛一亮。

    两人今天醒来对口供时,才发现他们都没能梦到元溪所说的地方,没能陪元溪一起去找小石头,这让壮壮和小天很是有些伤心,尤其是小天,还奇怪自己的催眠怎么时而灵时而不灵的。

    呃……这个,不小心把牛皮吹出去了。

    元溪想要捂住嘴收回牛皮,但是看着小伙伴们期待的眼神,还是艰难地支吾道,“这个,需要点时机,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方法。”

    壮壮和小天已经完全兴奋来了起来,很是理解元溪所说的。

    “妖怪的庙会是什么样子啊,好玩吗?”

    元溪也记得不是特别清楚,一边回忆着零零碎碎地画面一边脑补着道:“好像还挺好玩的,似乎可以蹦床,可以玩真人马里奥,有套圈的,有算命的,还可以坐大花轿……啊快看!来电了!!”

    元溪正想着如何转移话题,忽然临近的一户人家亮起了灯,还隐隐有新闻联播的声音传来,顿时惊喜地呼喊起来。

    小天和壮壮顿时也都跳了起来。

    来电了!

    终于来电了!

    停电几天可真是太难熬了。

    “走,去我家看电视去!”小天意气风发地吆喝道,壮壮和元溪也立刻欢呼雀跃,什么李狗蛋和妖怪统统抛之脑后。

    ……

    进了家门的李狗蛋,在元溪他们走后,又回头看了几人两眼。

    司机停好车走过来,看雇主家少爷盯着人家背影,小声问道:“要不要我去把他们喊回来陪你玩?”

    司机难得见孤僻的小少爷对谁说欢迎的,虽然看起来只是为了刺激那个过来交朋友的小男孩,但也很少见了。

    李狗蛋看了司机一眼,一脸你在开什么玩笑的表情:“我不喜欢和人玩。”

    说完就一副老干部模样,背着手走进屋里。

    那你还和人家说那么多话,平时也没见你和谁多说什么啊。

    司机心里吐槽道,第一次发现冷淡的李家小少爷,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

    三人兴冲冲地跑到小天家里,第一时间去霸占了客厅里的大电视机,正好刚过完节日又还没到午饭时间,这会儿都没人和他们抢电视。

    打开电视时,三人都握着手一脸感动地样子,已经忘记了李狗蛋给他们带来的感情危机,只是在选择要看的节目时,三人的有了分歧。

    小天:“我想看西游记。”

    元溪:“我想看新白娘子传奇。”

    壮壮:“我想看美食节目。”

    三人互看一眼,开始猜拳决定,结果竟然是壮壮赢了,于是元溪和小天一起陪壮壮看美食节目。

    “无竹令人俗,无肉使人瘦,不俗又不瘦,竹笋焖猪肉……”旁白之下,屏幕里的肉汤咕嘟嘟地开着,浓郁馨香的味道,似乎穿透屏幕溢了出来,往元溪三人鼻子里飘着香香的肉味。

    好家伙,看着看着竟然给看饿了。

    元溪忍不住吸了一下口水,就在这时,他好像听到旁边也有什么吸溜口水的声音,不是壮壮和小天的。

    元溪转头一看,才发现窗户那里,竟不知何时站着一只小动物。

    黄黄的毛,长条形身体,耳朵短短小花脸,模样竟还有些眉清目秀,是一只黄鼠狼!

    外头的雨这会儿下得有些大了,这只黄鼠狼也不知是恰巧路过在屋檐下躲雨,还是专门来这里看电视的,此时它两只圆溜溜的眼珠子完全盯着电视屏幕,目不转睛,半个身子都被淋湿了也不管不顾。

    元溪拉扯了下身边的小天和壮壮:“看那边。”

    小天和壮壮回头,顿时一惊,然后凑到元溪脑袋边一起小声嘀咕,“是只黄鼠狼哎。”

    “它是想看电视,还是想去电视里偷吃?”

    电视里放的正是大厨正在做烧肉的一幕,那肉被料理的肉汁四溢,鲜亮诱人,他们都给看饿了,这只黄鼠狼被引来也不奇怪。

    那黄鼠狼挺有礼貌的,一副大户人家的样子。

    三人都看着它,它也不惊不乱,不吵不闹,蹲在窗台上安静望着电视屏幕,连口水也不吸溜了,好像真的只是来蹭电视看的,让三人又是好一阵惊奇。

    元溪看看外头天色,问小天:“外头雨大了,要不要让它进来?”

    小天立刻同意了,起身去把窗户打开。

    窗台上的黄鼠狼,似乎知道三人让自己进来,歪歪头看了三人一眼,还先抖了抖毛甩掉身上的水珠,才跳下来凑到三人旁边不远处。

    它也不打扰三人,选了一个视野不错的位置后,就自己蹲在那儿继续看了起来。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