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7章 027 有所回应

    元溪狗刨式地扑腾着手脚,试图从河中游上去,抢救一下自己。

    “噼啪!”一道闪电从元溪旁边窜过,吓了元溪一跳。

    回头一看,元溪发现身边的水流中,竟似有无数道闪电如游龙乱舞,这河水不像是河水,倒像是酝酿了无数雷雨的云层,看得元溪头皮都炸了起来。

    “噼啪!”眼见又是一道闪电窜过,元溪赶忙往下扑腾避开。

    说起来也怪,也不知是元溪闪躲灵敏,还是这些闪电自行避开了元溪,最后竟没有一条闪电真的打中他。

    这倒是让元溪又好奇起来。

    越往下,闪电越是密集,那么河底下有什么啊?

    注意力一被转移,元溪就完全忘记了要认亲的事,向下游去,闪电越来越密集,看起来就越来越可怕,河水很深,深得仿佛其中还连通着一个异世界。

    终于游到河底的时候,元溪看到了一个坐落在河底的山川,怪异高大,巨石堆砌,连绵如山脉。

    元溪绕着石山左右去看,除了这巨大的石山竟是什么也没找到,正在失望之时,陡然发现屁股下的石山形状似乎不太多。

    那石山上分部着仿佛鱼鳞般的鳞片,一个鳞片元溪感觉都有一个房子那么大,而且层层密布。

    元溪离远一点,再离远一点,感觉一个清晰的形状渐渐从石山中显露出来,仿佛一条神话中的龙,化成了石头。

    元溪试着往左右游游,看能不能找到山脉的尽头,就在这时,水波荡漾间,元溪好像看到了一双巨大的眼睛,朝自己看来。

    “啊!”

    元溪猛地从红布上坐起身来。

    元溪一醒来,就看到他妈和做法的老婆婆围在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

    原来他刚刚是睡着了。

    “怎么样怎么样,铁头这是成功了没有?”李丽葵一见元溪醒来,立刻激动地问神婆。

    神婆看着元溪:“孩子,你梦到了什么?”

    神婆这一问,元溪顿时想起来梦中被烧掉的楼梯,和被冲垮的桥梁道路。

    啊这……

    这总不像是妈妈口中成功了的样子。

    看着妈妈亮晶晶仿佛在放光的眼睛,元溪想要说认亲失败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只得斟酌地道:“我好像梦到在爬一个楼梯,楼梯很高,我一走上楼梯,楼梯就开始自动上升,不一会儿我就被托到了天上……”

    “是的,应该就是这样,看来你真是和星君有缘。”神婆点头赞许地看着元溪,李丽葵见神婆这态度眼神更加明亮。

    “走完楼梯我又落到了一个大桥上,桥的另一端是一片桃林,桃林中有路。”看着妈妈越发兴奋期待的眼神,元溪继续含糊地运用着春秋笔法,将天空中的河流省略掉,也没有说这些桥和路最后都被淹没的事。

    “接下来呢?”见元溪停下来不说了,李丽葵急问,想要知道元溪看到神仙没,有没有成功认个干亲。

    “接下来我不记得了。”元溪无辜地看着他妈。

    李丽葵着急:“怎么就不记得了呢?”

    神婆却示意李丽葵淡定:“这很正常,神明也各有脾性,这位神君脾气不算很好,可能不想让我们知道他更多事情,让孩子忘掉也有可能。”

    脾气不是很好?

    元溪心里犯愁了一下,那他看到门前的道路被淹没的话,会不会生气啊。

    不过元溪很快就乐观起来,也许那什么天桥天路根本没到神君家门口,什么被淹的情况都是在离很远很远的地方。

    宽慰完自己,元溪在心中悄悄松了口气。

    没错,就是这样。

    听神婆这么说,李丽葵放弃了向儿子追根究底,只是仍皱着眉很是纠结,李丽葵看向神婆道,“铁头不记得的话,那该如何知道这门干亲是认成了,还是没有成?”

    “应该是成了,不过最后可以再确定一下。”神婆很是乐观地道,随后她手指在空中划了两下,计算了一下方向后说,“你现在带着他出门,向南走50米,而后再向西北走100米,再向东南走150米。”

    “一路走下来如果有所收获,就说明这事成了。”

    李丽葵忙问:“什么样的收获?”

    神婆解释道:“你可以理解为捡钱的意思,就相当于民间认干亲后,干爹干妈给的红包、财运。捡多少无所谓,捡到了就算是成功了,如果没有捡到的话,可能这事还有点疑虑。”

    捡钱?

    元溪一听这心就提起来了。

    元溪张口欲言,还没说什么,就被他妈拉着往外走。

    神婆高声嘱咐道:“你记得不要离他太近,也不要离他太远,不要干涉他,也不要太过注视他的一举一动,最好不要看着他,带着他这么转一圈回来就行。”

    ……

    李丽葵很是认真地执行神婆交待的事,带着元溪出门后,就放手让他自己走,自己只是在前头引领着方向,也不去看他也不催他,就交待元溪多多留意地面上有什么。

    元溪跟着妈妈走,心里越发犯愁起来。

    此时没有文化的他,还不太明白什么叫做一个谎言要用一百个谎言去弥补,只是小小的心灵里已经积压了大大的重量,脚步越发沉重起来。

    唔,也许就算没有认亲,他也能够捡到个一分五毛的?听说在大城市捡钱很容易。

    或者随便在地面上捡点什么看起来像是值钱的东西,应付过去?

    如果实在不行,元溪摸摸自己的口袋,沉重地想着,实在不行他可能只有把他自己辛苦攒下的零花钱上交上去了,这次出来他特地带了一块钱呢,早知道就带五毛的出来了。

    这么大一笔巨款,一旦上缴,元溪猜测它不会再回到自己手里……心情真的是异常沉重。

    秉持着这种沉重的心情,元溪望着地面的眼神越发地望眼欲穿,恨不得路边赶紧出现个垃圾桶让自己去翻一翻,随便捡到点什么。

    “喀拉”就在这时,元溪发现自己一走神,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

    好像是一张纸,花花红红的,猛一看元溪以为是一张钱,激动地赶紧挪开脚细看,却发现只是一个巴掌大的纸片。

    纸片上头还乱七八糟的印着几串数字,上头还有一行大字,中什么福什么……其他字不认识了,但是可以确定这不是钱。

    元溪顿时失望不已,将鞋底黏住的纸片拔掉,扔到旁边树叶聚集的小垃圾堆里,继续跟在妈妈身后努力寻找。

    三百米也没有几步路,很快就走了一大半,元溪心里都有些着急了,抬头看了一眼,正好前头经过一家大商店,在做刮刮卡促销活动。

    特等奖是一台大电视机。

    元溪扫了一眼,发现刮刮卡里有一张好像在发光,可能是阳光反射,元溪没有多看,眼睛继续瞅回地面,寻找着有没有谁扔掉的一分钱或一毛钱。

    眼看着短短一段路程就快要走完,元溪的手已经沉重地摸上了自己口袋里的那枚巨款零花钱时,脚趾蓦地踢到了什么东西。

    “嘶。”疼得元溪猛一呲牙。

    元溪低头看去,好像是一块不大的破石头,露出地面的部分只有半个指头高,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硌脚。

    鬼使神差般,元溪拨拉了一下地面上的土,将撞到他脚指头的东西从土里扒拉了上来。

    那东西两根手指粗细,看起来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小石头块,土黄色,还被不少干涸的泥包裹着,元溪这一踢,踢掉了上头不少的泥块,稍微和土有些不同的,就是这东西有些地方看起来比较润,好像和小溪里见过的鹅卵石差不多。

    一块不值钱的小石头。

    元溪随手将之扔进了口袋,然后低头继续找钱,恨不得绝地三尺,挖出个一两枚硬币出来。

    “到了,铁头,你有没有捡到什么?”李丽葵停下了脚步,回头期待不已地看着儿子。

    这一路她瞄到儿子好几次低头扒拉什么东西,心里早就跟猫挠似的,但是惦记着神婆的交待,李丽葵都没敢仔细去看,只是放慢脚步等着儿子。

    啊,就到了?

    元溪心情沉重,但是面对妈妈期待的眼神,他还是勉强地露出了笑容,掏出了自己口袋里的一元巨款。

    “我捡到了这个。”

    印着菊花的一元硬币上,还带着点元溪捡石头时蹭到的土,看着真挺像是刚从地上捡来的。

    “啊!”李丽葵立刻将那一元钱接了过去,喜笑颜开。

    拉着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仿佛魂都要随着自己的巨款飘走的元溪,快步回去神婆那里。

    ·

    神婆一看元溪回来,没去看李丽葵手中的一元硬币,只看元溪头顶,就见似有红光罩顶,财气加身。

    “神君看来很喜欢这孩子。”

    神婆都不禁有些羡慕地说道。

    “太好了,这回我可算是放心了。”得了神婆的肯定,李丽葵终于放下了心中最后的一丝疑虑,拿着那一元硬币笑得非常开心,决定回去就把这一元硬币给供起来。

    终于可以送儿子去上学了!

    神婆最后上了一炷香,随后对元溪交待道:“孩子,如果以后遇到什么困难,或者什么古怪的事,就在心中高呼神君名号。记得,要呼唤天之斗君,丹元廉贞星君,神君自会来庇护你,震慑宵小和欺负你的妖魔鬼怪。”

    元溪强颜欢笑地听着神婆的交待,心里还在惦记着自己的那一元巨款,并没有将神婆的交待听进心里去。

    损失巨大。

    李丽葵:“对了,我能带孩子去城里上小学吗?现在他认了干亲,应该不需要再继续待在我家的村子里了吧?”

    说到李丽葵家的村子,神婆微微一僵。

    上次护法神过去探查被扣,派兵去找,才发现那里妖魔大怪盘踞,只是不知为何之前并没怎么害人性命,还算循规蹈矩。

    反而是她派护法神过去的举动,不知怎么激怒了对方,差点惹出大祸来。

    最后双方妥协达成了和平协议,好悬没有闹出大事来,不然李丽葵那次都不一定能平安回来。

    神婆犹豫了一秒道:“暂时还是不要离开你们家那个小山村,等到上初中高中再进城不迟。”

    那样一个地方,放着不管,总怕会出什么事。

    有星君的干儿子在那儿,也就意味着星君能够看护一下那里,就不容易出大问题。

    李丽葵闻言有些失望,觉得儿子可能要落后在起跑线上了,不过想想之前差点学都不能上的绝望,又觉勉强可以接受。

    ……

    看着元溪和他妈妈走后,神婆还在感慨之中,坐到神台边自己的专座上,仿佛和谁闲聊,语气中多少有些羡慕。

    廉贞星君,天之斗君,可是天上掌管三界命录之神君,上总九天谱录,中统鬼神簿目,下领学真兆民命籍,校录上真,统摄鬼神之部,提纲下学,权舆生死之机。1

    修行之人的考核晋升,都在其管辖之内,这自然由不得神婆不羡慕。

    这样一位星君,按说应该比较忙碌才是,之前神婆让李丽葵去碰运气的时候,也没想到过这位会有所回应,只是随手添上去的看起来就不太可能的一位。

    不过这位星君性情不定,较为随心所欲,忙不忙的估计是他自己说得算,就突发奇想想要认个干儿子,那也说不一定。

    这个孩子,看似运气极差,但是福兮祸之所倚,反向一看似乎又是个运气极好的。

    不,不是极好,是太好了。

    好得得失心已经很淡的神婆都羡慕起来。

    神婆感慨半响,不知道是和燃香那边的护法神交流了什么,终于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

    元溪并不知道神婆的感慨,坐上回家的车时,眼睛还在盯着他损失的那一元巨款。

    看着这一元巨款从李丽葵手上,转移到她的腰包里的全过程,全程关注,目不转睛。

    他攒了很久才省下来的巨款啊!

    本来元溪攒得还有几个五毛的硬币,但是这次出门在外,想着要有巨款傍身,才拿了这个一块的放在身上,没想到这笔巨款,最后竟是以这种方式离开了他。

    元溪试探地问:“妈,那一块钱要是干爹给我的红包,我可以拿去花吗?”

    李丽葵立刻拉下笑脸:“不行!这钱得供起来,你干爹给的心意,你怎么能去乱花!”

    元溪:(·ˇωˇ·)

    好吧,果然如他所料。

    哎,谁让他没有认成干爹,又不想看到妈妈失望。

    “回去妈就带你去报名,赶着九月一日去学校上学,你这能上学可不容易,爸妈为了你能上学的事这段时间跑断了腿,你去了学校后记得要努力学习,努力……”

    元溪听着妈妈的唠唠叨叨反复强调的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仿佛灵魂被掏空一样瘫在座位上。

    脑海里隐约浮现电视剧里的一句话,周郎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

    小小年纪,他已经承受了自己不该承受的太多太多。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