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2章 042 像人贩子

    莫伦师徒俩还没到似水村,李富贵就已经在路上接上了他们,将两人迎进了似水村。

    进入似水村,之前那种被什么盯着的感觉都消失了。

    莫伦这是第一次来似水村,一路走来,看着这里的山水,不禁感慨一声灵秀。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你们这里,还真是一块灵地……”

    役风眼珠一转,一听师父这话,立刻就反应过来,莫非这片地方藏着什么异宝?

    李富贵诧异道:“大师,这有什么说法吗?”

    李富贵想着莫非真像村子里说得这是一块风水宝地?那如果将来寻好风水迁个坟,应该会顺利很多。

    “此处是修行的好地方,却没有什么修行人……咦。”

    说到这里,莫伦发现自己好像看走眼了,这里虽然灵秀,灵气逼人,但是暗中却似乎隐藏着一股煞气。

    莫伦:“你们村遇到过什么怪事没有?”

    李富贵一脸莫名:“怪事,也没有什么怪事,最近最大的怪事,就是三年前上门女婿那家的外孙被河神送回来,以及他出外生了重病,回来就好了的事。”

    说着,李富贵正好看到一群小孩子嘻嘻哈哈地路过,其中就有他所说的人,顿时给莫伦师徒指道,“就是那孩子。”

    莫伦师徒看去,见到元溪的时候,莫伦眼神立刻就眯了起来。

    这小孩,有些不对劲啊。

    役风也顺着师父的视线望过去,眼神也是一亮。

    役风一眼就看到了几个孩子中最好看的那个,生得丰神俊秀,伶俐可人,一看就让人心生欢喜,眼神一股灵气劲儿,看起来就是个聪明,莫非也是个真童子不成,而且他身上还有一股奇怪的阴气缠身,可别是八字全阴的那种罕见童子。

    “大师,大师?”李富贵见师徒两人突然停住,盯着人小孩看,奇怪地唤了两声,莫伦这才回过神来。

    莫伦对李富贵道:“我们就不住在你家了,不能让你儿子看到我们,你给我们另找一个地方住,到了今晚……”

    说着莫伦停了下来,示意李富贵附耳过来。

    李富贵顿时态度一敛,低头听莫伦交待。

    ·

    “哈哈哈哈哈”

    “哦呵呵呵呵”

    一大清早的,似水村就布满了欢声笑语。

    又是那几个小孩子,笑着闹着蹦着跳着就从门前风一阵穿过去了。

    助理看着站在窗前,阴森森看着那几个小孩的李狗蛋少爷,尤其是盯着当头笑得最欢实的好像叫元铁头的那个小孩时,那眼神,连快三十的助理都觉得心里有点毛毛的。

    助理:“少爷,你要是想和他们一起玩,我们不如主动一些,主动一些,才会有朋……友……”

    李狗蛋凌厉的眼刀顿时就射了过来,助理一噎,劝解的话立刻说不下去了。

    李狗蛋回头看向窗外那快要消失的头也没回一下的元溪,上回白天打这经过元铁头还瞪了他一眼,这次竟然连瞪都不瞪他,一个眼神都没有!

    元铁头,你果然又忘了!

    好得很!

    李狗蛋语气冰冷:“去,把我上次埋的

    那辆火车挖出来,曝尸荒野。”

    助理:“呃……”

    所以这又是个什么玩法,听起来怪渗人的,助理组织了一下语言,“少爷,你是不是想说,要把埋起来的那个小火车丢掉?”

    李狗蛋皱眉于助理的愚蠢:“不是丢掉,是曝尸……算了,我自己去。”

    李狗蛋很快来到了那个小坟包,助理在旁看着,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那个小土包好像很有点怨气的感觉。

    助理看着狗蛋少爷拿着铲子,先是往地上掘了两铲子,然后就开始填土,将小火车的坟包上的土层加高,原本一个小土包,很快变成了一个大土包。

    不是说要曝尸荒野吗?这怎么埋得更结实了。

    助理不解。

    李狗蛋用铲子拍着那个大土包,仿佛在拍着元铁头的脑袋,脸色阴森,呵呵冷笑。

    助理:……

    正在李狗蛋“玩得开心”时,这时李富贵的速运也到了,李富贵带着一群人忙忙碌碌地不知在往家里搬运着什么,助理瞅了一眼,看到了很多好像是从庙里运来的那种神像。

    “宝贝啊,过来看看这些神像,看有没有你觉得慈眉善目的?”李富贵见到院子里的李狗蛋,笑容满面。

    什么东西就让他去看,还慈眉善目。

    李狗蛋不动,反而招招手示意李富贵过来。

    李富贵立刻颠颠就过来了,那样子,助理差点以为自己身边这位才是自己老板的爹,看得他嘴角抽搐,再一次明白所有的熊孩子都是熊家长惯出来的。

    许久不见,李狗蛋连声爸爸都没叫,直接道,“我要建火车轨道。”

    啥玩意儿,火车轨道??

    李富贵瞳孔剧震,而后瞬间门就想到,这是不是要去和铁建局商量一下,自己家可以建的吗?从哪建到哪?

    阿不,最重要的是,苍天啊,这得花多少钱啊!李富贵捂住自己痛苦的心脏。

    助理见自家老板心痛的好像快要死过去了,赶忙道:“老板,少爷应该是想要建个游乐场云霄飞车那样的小火车。”

    ……好像也不少使钱。

    但总比建真火车轨道强。

    李富贵痛苦了一番总算抽了回来,“行,爸爸先找人给你勘探着,小王,你和少爷沟通,你们先聊着,确定好了爸给你建!”

    说

    完李富贵一溜烟跑了,似乎怕了再听到李狗蛋和自己说话,这个挥霍无度的样子。

    李狗蛋并不在意李富贵走没走,得到回应后,立刻对助理道,“去叫村里的小孩都来家里玩,不准请元铁头……顺便告诉那些小孩我要建铁轨的这个好消息。”这个可以婉转地让元铁头知道。

    助理哭笑不得,不知道这个元铁头到底是怎么又惹到他了,劝道:“少爷,你要是想和人家玩,不如直说,不用这么迂回啊,这样是交不到朋友的。”

    李狗蛋:“怎么交不到朋友,我那不是有很多朋友吗?”他随便一叫,全村的小孩都要过来,不叫也有一群小孩哭着喊着想到他家玩。

    李狗蛋一脸的‘助理,你有一点话多。’的表情。

    助理苦口婆心:“如果那也算是朋友,只能说是少爷你花钱买来的朋友,真正的朋友是要用真心去交的,钱买不来真正的朋……”

    “买来的朋友更听话。”李狗蛋面无表情地打断他。

    助理直接给镇住了,好家伙,小小年纪,这是已经拥有了霸总的架势了吗?

    “可是少爷,你很不喜欢的那个元铁头,他的朋友都很讲义气,最近叫都叫不来了,只有其他和元铁头没啥交际的大孩子们才会过来。”助理也不得不感慨,少爷讨厌的这个小孩子,村里的人缘还真不错,竟然没有被少爷的糖衣炮弹打败。

    李狗蛋一脸怀疑助理智商的表情,给他支招:“他们自己讲义气,你不会找他们家长吗?”

    助理:“啊?”

    “对,今天不玩了,请几个老师回来,给村里的小孩补寒假作业和学前知识,免费补课,你去通知各家的家长。”说到这里李狗蛋阴森森地笑了起来,“这倒是可以把元铁头那个文盲给叫上了。”

    助理瞳孔剧震,简直为少爷的交友操碎了心,“少爷,你这是图什么啊,不是想要买朋友吗,你这招一出,会成为全村最让人讨厌的小朋友的!”

    说得好像我会在意似的。

    李狗蛋不屑地心想,而后下结论道:“反正不要让元铁头在我面前笑得这么得意这么开心,把他们都气哭了更好。”

    想想都觉得心情愉悦。

    李狗蛋勾唇一笑,一大早上的晦气顿时烟消云散。

    看着小少爷那张好看的脸,助理心中感慨,大概这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他是看不懂了。

    ·

    小天回头看了一眼李狗蛋的家:“铁头,你最近怎么总喜欢从李狗蛋家经过啊?”

    壮壮补充道:“是啊,每次从他家门前过的时候,还都笑得特别大声……”

    元溪“啊”了一声,自己都有点懵逼,“有吗?”

    小天:“有。”

    三个小伙伴包括小石头齐刷刷点头。

    元溪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确实这么干的,元溪怀疑自己还是攀比心作祟,就是想要来气李狗蛋,谁叫李狗蛋趁他不在挖他墙角……这样不好,这样不好,小伙伴们的眼神都是挺犀利的,再这么下去他会被认为和李狗蛋一样小气,这不符合他村里最可爱小孩子的大度形象。

    元溪叹气道:“可能因为他之前伤到我的心了,哎,不提他了,我跟你们讲,我昨晚梦到我们的兔……”

    元溪话说到一半,小天忽然拽拽他,元溪回头就看到一个陌生的年轻叔叔正朝着他们走过来。

    “小朋友们,你们在玩什么啊?”役风笑容满面地和这群小孩子打着招呼,自以为亲和力还不错。

    役风:“你们几岁啦,来告诉叔叔你们的生日,我给你们糖吃。”

    小天见这人一直盯着元溪,皱眉一把将元溪拉到身后,警惕看着那人道,“你是谁,陌生人,村子里没见过你,你从哪里来的?”

    役风笑容一滞,伸手要去掏糖实则并没有什么糖,只有一些黄豆的他,看向了小天。

    役风:“我是李富贵家请来的师傅,是看你们可爱才和你们多说两句。”

    李富贵,哦,富豪李狗蛋家认识的人,那应该不是人贩子。

    怀疑这是人贩子的小天顿时松了口气,不过还是挺疑惑,

    “你问我们几岁做什么?还问生日,你一个陌生人,还要给我们过生日不成?”

    小孩子真讨厌啊。

    役风的笑容微微有些挂不住,“哎都说了是看你们可爱,告诉你们哥哥会算命哦,看你们这么可爱,可别是什么神仙下凡,要不要哥哥给你们算算前世今生啊?”

    一听这话,元溪壮壮甚至小石头都双眼一亮,好奇地看着役风,只有相信科学的小天皱眉看着这个来传播封建迷信地毒瘤。

    役风见自己引起了几个小孩的兴趣,趁热打铁地来了个口诀:“春秋甲寅子,冬夏卯未辰;金木乙卯合,水火庚辛壬;土命逢辰巳,童子定为真⑴。你们有没有这种特殊时间门出生的?”

    “或者日柱逢甲辰、乙亥、丙辰、丁酉、戊午、庚戌……⑵”

    元溪他们都听得一头雾水,一起看向了上了小学一年级,啊他们中最有文化的小石头。

    小石头在小伙伴们的眼神压力下冷汗直冒,正想直接问问眼前的叔叔这是什么意思。

    小天忽然拉着元溪他们就跑:“不算!我们赶时间门呢!”

    看着几人一溜烟地跑了,役风笑容立刻没了,“咔哒”他掀开了口袋里的一个小罐子,仿佛有一股黑气跑了出去。

    役风对着几个小孩的背影皮笑肉不笑地叫道,“你们去哪里玩啊?去河边玩吧。”

    让水鬼吃掉你们这群臭小子!

    正要再给这几个小混蛋,尤其是不给他面子的小天下个咒,师父莫伦忽然联系了他。

    役风只得暂时收回恶意的眼神。

    临走之前,役风扫了一下几个小孩待过的地面,一眯眼找到了两根不知道是哪个小孩掉的头发,先收起来放在了身上,准备得空再料理。

    ……

    拉着小伙伴们跑了一段距离,看那个怪人没有再追上来,小天终于歇口气停了下来。

    “我越看那人越不像好人,要不是他说是李富贵家的客人,我都要以为是人贩子,当年我小姨就差点被人贩子拐走。”小天教育身边三人,“所以我们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警惕任何一个可能是坏蛋的家伙搭讪。”

    虽然不能算命有点可惜,但是作为兄弟,小天说不像好人,元溪他们立刻点头同仇敌忾,听小天的。

    “咦,我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壮壮反应过来周围环境有些不对。

    他们是要去山上喂兔子的,带了一堆好吃的,这会儿怎么跑到……壮壮看到前面的河,他们好像快跑到河边了。

    小天也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跑错方向了。

    小天没太在意:“可能刚刚没注意路,我们走回去吧,不过这是到哪了,怎么这路有点陌生。”

    四人在树林里走来走去,想要找到熟悉的路,奇怪找了半天,竟然还是没有找到方向,看起来就跟在原地打转似的,只前方的似水河幽幽晃晃,仿佛能够给他们指引方向。

    小天正想提议要不然他们沿着河找回去先,话还没出口,就见元溪看看左右,忽地手握喇叭状朝山林里叫了起来。

    “常尔哥?”

    “常尔哥哥在不在?我们给你带好吃的来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