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 89 章

    风暴02

    傅落银神色沉静, 在董朔夜宣布结果的那一刹那,他抬起眼和他对视了一眼。

    这是一场无需事先说好、无需事先沟通就能协力完成的赌注。

    从董朔夜高中起认识傅落银、成为他的朋友之一的时候,他们两边都已经清楚:这绝不会是完全纯粹的友谊。

    一个在内部倾轧争夺、人人拼命往上窜的大家族中,不受宠的孩子;和另一个注定接管大局, 同样不受宠的孩子的誓言, 这之间掺杂着大量的利益关系和上下级的从属关系, 但是他们都不在乎。提前十年,董朔夜以他孩子的眼光,以他以一个沉默寡言的孩子在家中行走的身份,已经看出了联盟未来的方向——如今的执政层和航天局发展的必然冲突。

    这是一场豪赌,他赌傅落银这一边, 也是赌上自己往后一辈子的前途,唯一一个翻身的希望。

    而傅落银,他自己也绝非善茬, 第八区里残酷的末位淘汰制训练、空降七处、接手公司, 这么多年的每一分每秒, 都是为他自身的强大铺路, 没有董朔夜, 也有其他人, 傅氏军工科技的根基在他手中这么几年的时间,只会更加深厚。人人都以为他依然要完全依靠傅凯的力量, 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已经羽翼丰满。

    董朝夕在听见董朔夜说出“楚时寒”三个字的时候, 眼里涌上了不可思议的震惊!

    与此同时,不仅九处, 二处、七处、防御局不少审议员都已经按下了身边的按钮想要发言,议论声再次响起来。

    “楚时寒?是谁?”

    “就是傅家大少爷!”

    “傅家大少怎么姓楚?那傅将军内人是楚静姝这个事算是坐实了吧?”

    “哎, 谁知道呢,他们不对外说,谁知道傅家大少其实姓楚?不知道的还以为大少爷不受宠,在外头只有傅副处长的名字。”

    “请回答,B4前代领头人与你的关系。”

    傅落银说:“他是我的哥哥。”

    “他人在哪里?”

    傅落银:“他已经去世了。”

    大厅里一片哗然!

    法官再次敲了敲桌子:“肃静!”

    傅落银说:“楚时寒两年前因意外去世,警务处和九处档案中都有记载。”

    这一刹那,傅落银脑海中突然想起了傅凯的举动——

    先后两次没有让他接触到真实的楚时寒资料,甚至一开始极度不同意他重新调查楚时寒的案子。

    如今看来,楚时寒一案内有隐情一定是真的,但是只要他们还没查出来,那就是意外!

    “意外”两个字可以堵死所有人的嘴,可以让活人免责。

    莫非傅凯一直拦着不让他继续追查楚时寒的死因,就是料到如今这一刻——航天局和九处,层层错杂的权力势力彻底的翻脸对立的时候吗?

    傅落银看了一眼傅凯,但是傅凯神情依然紧绷着,没有给他任何回应。

    与此同时,报告员发言:“傅氏军工方送来了修复后的核心数据资料,他们坚持他们自有的数据应急系统有效,傅落银已经履行了他作为计划负责人的全部职责。经过专家组确认,他们送来的样品信息检测基本合格,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傅落银微微一怔,下意识地往门口看了一眼。

    大门紧紧关闭着,林水程是没有权利进来旁听的。

    但是他已经能知道他来过了——他知道他的小猫咪花了两天一夜的时间,和他一起日夜努力。

    他知道那会有多难。

    林水程真的做到了!

    此时此刻,傅落银甚至没有注意去听指控人发言代表在说什么,他没注意场内的议论声已经越来越大,他从来没有这么一刻急切地想要出去,想要立刻飞去林水程身边,抱紧他,亲吻他,表扬他。

    他想见他。

    “如果没有人提出异议,那么现在进行集体表决,认为指控不实,同意撤销对傅落银的指控的人,请选择‘指控取消’选项,如果相反,请选择‘坚持指控’选项。”

    没过几分钟,在场大部分人都已经做出了选择。

    除了航天局的人。

    发言人看向禾木雅:“禾将军?”

    “我不投票。”禾木雅声音平静无波,“我认可傅副处长在这件事中不需要承担责任,但我依然要指控傅家,傅氏军工科技法人代表有危害国家安全的嫌疑,因为他们的发言和证词中依然有颠倒黑白的事实存在,我有一个问题要问傅氏军工科技的两代法人代表,也即是在场的傅凯将军和傅副处长,楚时寒一案并非意外,为什么当年,傅凯将军直接选择结案不查?”

    禾木雅站起身来,她的年纪已经很大了,但是穿上航天局制服后,依然显得英姿飒爽。

    “我提供证据,楚时寒在两年前,曾单独联系过我,希望与我就‘某些可能危害到国家安全地情况’进行洽谈,但是还没有到约定时间,楚时寒本人意外去世,九处飞快结案定性为意外。而我们航天局经过研究认为,楚时寒一案,是继三年前的火炬惨案之后,RANDOM组织公开袭击的第二起案件!”

    “我明白在场的各位的想法,也明白在量子安全墙第一层被破解的当下,当务之急是与我们的敌人,与整个RANDOM组织进行战争准备。但在那之前,肃清我们的队伍,将潜在的威胁排除,也就是为我们排除敌人的阻碍。”禾木雅的声音铿锵有力,“B4是国家和傅氏军工科技合作的核心,RANDOM这次的目标已经直指B4,这种时刻,所有人都需要知道真相。”

    “我要求傅氏军工科技法人代表和国安九处公开有关楚时寒案的一切信息,由航天局、国安九处、防御局三方共同监督推进查案,彻底理清这起案件的来龙去脉。”

    *

    “林,你为什么不吃饭?我们刚刚做完了一件伟大的事情,这个时候应该开香槟PARTY,邀请俊男美女们来别墅跳舞。”

    酒店套房内,林水程端着一杯麦片喝着,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电脑。

    他洗过澡换过衣服,睡了六七个小时后,就起来继续工作了。

    他对金李晃了晃手里的麦片牛奶:“正在吃。”

    金·李瞪着他湛蓝的大眼睛,过来给他分了一块顶级三层牛肉汉堡:“你吃的东西在我家是要喂鸟的,没有冒犯你的意思。”

    “我知道。不过我赶时间。”

    林水程说。

    离除夕夜还有三天时间,三天之后,他就要代表犯罪数据调查部门前去进行报告,以争取拿到B级权限。

    等到有了这个权限之后,联盟中所有的动态系统信息都可以被他使用,他有很大可能可以直接优化他目前的蝴蝶效应模型,同时也能获取楚时寒的详细案件资料,从而进行推演调查。

    只是他不知道能否通过,他的模型,目前依然有非常大的不完整之处,并且也没有经历任何事件检测。

    也就是回到犯罪数据预测部门讨论的那个问题原点:没有全部的数据,他们无法做出成果,而如果不做出成果,他们就拿不到获得所有数据的权限。

    金李啃着汉堡包喝着冰可乐往他身边大大咧咧地一坐,看了一眼他的屏幕:“这是什么?地球人类活动轨迹大型建模?嚯,你设置的参照体系很巧妙……”

    林水程说:“是蝴蝶效应,你这么说也没错。”

    金·李颇感兴趣地问他:“你做这个干什么?这个课题挺大的吧,我以为你一直都是实用工具派的,没想到也对理论的这些东西感兴趣,有兴趣加入我们旧欧洲分部学派吗?”

    林水程瞥他:“这就是工具派的东西,可以用于犯罪调查。”

    金李吸着可乐,听他这么说之后,愣了一下,接着一口渴了差点喷了出来——他大笑起来,结果笑着笑着呛住了,只能手忙脚乱地找纸巾。

    林水程停下对建模的关注和思索,有些疑惑地看着金·李。

    对于金·李的这种轻佻散漫的态度,他并不感到生气或者被冒犯,他只是好奇金李在笑什么——这个比杨之为还小十岁的全才化学家,新锐风格的跳脱学者,他的观念有可能会给他目前的研究带来巨大的改变。

    金李用了半包纸巾拼命擦可乐渍,笑了半天后才说:“为了犯罪调查,去做蝴蝶效应?林,你在跟我开玩笑,你的说法就好比为了拍一部科幻片去统一了牛顿力学和量子力学!你有这么聪明的脑瓜,为什么要去做用大炮打蚊子的事情?”

    林水程又愣了一下,随后说:“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我研究的是那些被定性为意外事故的案件,这些案件的实现方法是通过操控自然意外和巧合进行的连锁反应,并不是普遍意义上的犯罪事件,我想的是如果能破解出事件轨道,就能直接推出事件来源,也就是连锁事件最开始的那只蝴蝶。因为初始条件难以找到并且极度敏感,所以我想……”

    “你听着,伪装成连锁反应和意外事故的犯罪也是犯罪,它需要工具破解,但是你正在干我们理论派的事。”金·李湛蓝的眼睛里充满了不可思议,好像好不容易找到了林水程的一点小错误,让他显得非常高兴:“蝴蝶效应对初始状态敏感,你也没办法直接模拟到奇点状态啊!你不可能从宇宙大爆炸的时候开始模拟,因为那会产生无限种可能,你单是排除无关噪点,大概几百万年都排除不完。”

    “我知道,但是……”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从已经发生的事件中逆推呢?”金·李凑过来,仔细研究了一下他的算法,“你的算法高度模拟了人类行为,甚至还给出了详细的相关度参数,你都做到这一步了,用了这么优秀的算法,为什么不直接倒过来,在一个已确定的事件集合中,计算与结果事件相关度最高的那一个事件呢?”

    林水程怔住了。

    金李指了指被林水程放在一边的巨无霸牛肉汉堡:“事件发展对初始条件敏感,且初始条件无法确定。打个比方,我给了你一个巨无霸汉堡,我无法确定你会不会吃,这个预测成功的概率不是二分之一而是零,因为概率学上它是二分之一,但在事件和人类行为学上,它是完全的不确定。这个汉堡包的最终状态不可能只局限在你吃或者不吃之间,而是会有更多的选项:被你丢进垃圾桶或者被你拿去喂猫,或者我自己忍不住过来吃掉了,还有可能是这一刻宇宙发生了巨变,重力反常,这个汉堡直接弹出了外太空。每一种状态都属于你吃了和你没吃这两者中间,但你能说你能从概率学上预测这个汉堡的状态吗?”

    林水程沉默了一下:“不能。”

    这也是蝴蝶效应不可解的一个原因,他不能模拟世间一切“可能出现的事情”,因为那是一个无穷数。

    “但是反过来,你看。”金李拿走了这个汉堡包并咬了一口,他一边咀嚼着,一边口齿不清地说,“已知事件结果,我吃了你的汉堡包,这是一个确定的状态,汉堡的状态也是确定的——它在我的嘴里,这是一个结果事件,从因果关系出发,这个概率就变成了1,也就是这个汉堡包会出现在我嘴里的事件,它的前一步因果必然是我在你这里拿起了这个汉堡包。诚然,这个房间里的其他人,比如我的团队,也可能是他们拿过来塞我嘴里的,但是你是会去噪点的,你知道怎么按照相关度排序。汉堡出现在我胃里,你肯定会首先认为是我吃了它,而不是别人逼着我吃了它。”

    “也就是警方经常说的,第一嫌疑人,第二嫌疑人,按照案情相关度排序,同样也按照线性相关度排序。”金·李说,“你有这么优秀的算法,我建议你换个思路。你可以从结果中推演出嫌疑人,进行相关度检测,这个算法要比蝴蝶效应简单得多,而且范围也小得多,就是一个数据动态建模和线性相关度排查。说实话这项工作老早就有人在做了,但是他们的算法都没有你的优秀,我可以看出你在没有量子计算机的情况下进行了非常天才的算法优化,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旧欧洲分部……”

    他说了没几句,汉堡包已经快吃光了。

    金·李一边享受着垃圾食品,一边感叹道:“大炮打蚊子啊,林,你理解我现在的快乐吗?看你吃瘪,我非常高兴。虽然你是我的甲方……但这会让我更高兴,你明白吗?”

    林水程直接站了起来,收拾电脑冲了出去,“我回去一下。谢谢您,非常感谢。”

    “那你的鸟食我可以尝一尝吗?”金李扒拉了一下林水程剩下的那半杯麦片,而门口早就看不见林水程的人影了。

    *

    林水程回了一趟家,拿出傅凯给他的那个U盘,把所有的事件资料拷贝了出来。

    不同的是,这次他拷贝的不再是那些被定性为意外的事件,而是凶手已知、比较离奇曲折的凶杀案,其中他特意挑选了侦破时间较长、线索较少的那一批。

    首长和小灰猫都蹭了过来,跳上桌瞅他,但是他完全没有察觉。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天光从透亮转入黑暗,当天完全暗下来的那一刻,林水程按下了回车键。

    凶杀案件从受害者的那一刻进行模拟推演,往前推,在动态建模中的上千万人的轨迹不断变化,每一个人与案件的线性相关度都在不断发生改变,直到他的系统检测出线性相关度的峰值,且峰值要大于线性相关指数,明显超出正常范围。

    峰值极为与案件关联最大的人,嫌疑人本身!

    林水程因为长期没有进食而感到胃也隐隐疼了起来,他摁着胃,但是手指却有点兴奋得发抖。

    案例一,案例二,案例三……

    他的系统,全部正确推演出嫌疑人无误!

    他尝试重演了一遍火炬惨案。

    系统弹出提示“时间逆推线性相关度排查进行中”。

    三秒后,排查完成,第二个窗口弹出:“相关度异常事件、人物,按降序排序:奥运火炬宣传委员会、道路施工公司、夏氏医疗科技公司。”

    林水程皱起眉。

    火炬惨案第一线性相关的排查结果是奥运火炬委员会本身?

    他又检查了一下算法,但是没有找到任何错误。他已经按金李的建议进行了算法调整,就像金李说的,拨开迷雾之后,他面对的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系统,不至于出现太大的错误。

    但这就是系统告诉他的答案:火炬惨案中,第一嫌疑人,是奥运火炬委员会本身。

    *

    除夕前夜。

    林水程换上正装,带上U盘,准备前往目的地。

    他不知道傅落银的指控调查要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但是打车去总务大楼时,他居然接到了傅落银打来的电话。

    他接了,轻轻问道:“喂?”

    傅落银的声音有点沙哑:“稍微有点空闲时间了,给你打个电话,你按时吃药了吗?”

    林水程其实忘了吃,但是他乖乖地说:“吃了。”

    “我这边没事,针对我的指控已经撤销了,现在他们在讨论别的事,暂时还出不了结果,但是不出明天,我应该就能回来。”傅落银说,“到时候我去接你?周衡给我们定了除夕中午十二点去江南分部的机票,或者我们直接在机场见面也行,我七处那边可能还有点事。”

    林水程轻轻说:“好。”

    傅落银在那边没说话了,两个人同时将手机凑近了耳朵,调大了音量,想要再将对方的呼吸声听得更加清楚。

    无声的思念蔓延,只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说出口。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这是他们的心照不宣,是他们有关小绿和小蓝的谎言,幼稚,遮掩,缺少那么一丝坦率,却一样真实。

    林水程静了一会儿,轻轻地补了一句:“老公要好好的。”

    傅落银那边没声了好一会儿,随后才有些掩饰情绪似的咳嗽了一声:“嗯,好。我先挂了啊。”

    挂断之前,林水程听见他在那边叹息似的,像是谈论一个宝贝一样的,亲昵地叫了他:“小猫咪。”

    *

    除夕。

    早上八点半。

    报告会正常举行,林水程演示了他在几个案情中的推演结果,参与报告的人他都不认识,有国安九处的,又防御局,还有警务处的和航天局的人。

    他们在听完林水程的报告之后,现场又对他开放了几个未曾对外公布的已解决案情,要求林水程用他的系统推演。

    由于林水程不了解这些案情,他只能如实演示,并将系统中最后归纳出来的嫌疑人报告给所有人。

    报告结束之后,他被要求在一旁等待,半小时后出授权结果。

    林水程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离他和傅落银约定的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收拾行李还要赶过去恐怕会有些仓促,他给傅落银发了条短信:“我这边报告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机票可以改签到下午两点左右吗?”

    傅落银回复:“可以,我跟周衡说了。我这边大概也是中午十二点出来,你回家注意安全。”

    林水程回复:“好。”

    “林先生,你的报告会授权结果出来了。”林水程这边刚发完短信,另一边就有人跑了过来,递给他一张黑色的权限卡,满眼笑意:“恭喜。上面都认为您的这个系统很棒,或许会推动我们在许多案情上的判断,只可惜现在年底了来不及进行表彰,不过这些都会有的。”

    林水程微微颔首:“谢谢。”

    干员笑了:“从今天起,全联盟的交易系统信息、高阶卫星定位监控信息、位置信息、隐私信息对您开放。希望您合理使用,为联盟继续努力。”

    林水程点了点头:“我会的。”

    林水程回到家时,是十一点半,比他预计的还要早。

    他打扫了一下家里的卫生,把被子被褥都收进柜子里,沙发、桌椅上放防尘罩,然后把该带的行李又清点了一遍。

    小灰和首长的航空箱放在一起,首长喜欢航空箱,已经蹲了进去,小灰则还在走来走去地玩。

    林水程倒了热水,把药吃了,然后走去打卡机那里打了一下卡,结果语音提示他:“打卡失败,这是林水程和傅落银的打卡机。”

    傅落银没有录入他的指纹。

    林水程瞅了瞅打卡机,唇边勾起了一丝笑意。

    时间还长,林水程把笔记本电脑取出来放在膝上,试探着插入了他刚刚得到的B级权限卡。

    登录认证通过,系统弹出了一些初始化设置之后,林水程看到了一个资料库显示“警务处档案”,于是点了进去。

    档案里边全部是按照时间年月排序的案情,密密麻麻的一大片。

    林水程在搜索栏里输入了三个字“楚时寒”。

    系统立刻跳出了唯一一条检索结果:

    【Z*23321129楚时寒港口遇刺案。】

    【包含结果:家庭基本情况调查、社会人际关系调查等】

    *

    中午十二点,指控大厅宣布暂时解散。

    对于傅落银的指控已经撤销了,但禾木雅要求公开调查楚时寒案件,并要求傅凯公开真实案情资料,航天局和国安九处加入这次楚时寒重启案件的调查监督中。

    傅凯仍然坚持他的说法:“我当年终止案件调查是因为我已经看到了事情的真相,时寒是我的亲生儿子,如果有凶手,我难道会纵容他逍遥法外吗?意外就是意外,不存在隐瞒的说法。现在是战时,我们应该一致对外。”

    禾木雅说:“那么一切先等调查重启的结果出来。现在是战时,大家务必提高警惕,春节在家也要做好一切准备。”

    所有人都将迎来几天短暂的假期,因为现在是一年的结束,新一年的伊始,新的一年,所有人都会许下新的愿望,期待好事发生

    傅落银走出大厅后,跟傅凯匆匆交代了几句,随后说:“我先去找林水程会合,爸你那边安排妥当了就带妈来江南分部基地,咱们一家好好过个年。”

    傅凯看着他的眼神有点复杂,他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最后只是轻轻叹了口气:“辛苦你了。”

    下午一点。

    董朔夜回到警务处,疲惫地给自己泡了一杯茶。

    泡着泡着,他看见桌边还放着没打开的文件,伸手拿了过来。

    笔迹印痕分析结果:

    图片1:无序草稿

    图片2:无序草稿

    图片3:无序草稿

    图片4:清晰字迹·林

    图片5:清晰字迹·林水程

    图片6:树状图·分子生物-论文核心-学术界怎么了?

    ……

    下午一点半。

    傅落银抵达了机场,司机给他打电话:“林先生的包裹都已经收拾好了,就是两只猫还没装,也不知道他人在哪里,我就先把行李运过来了。”

    “行,他可能在外边吃饭什么的,我给他打个电话。”

    傅落银给林水程打了个电话,但是林水程没接。

    下午两点半。

    天空飘起小雪来,落在地上就化了,被人踩出了朦朦胧胧的、灰败的水痕。

    傅落银的脸色慢慢地变了,他紧抿着嘴唇,给林水程打去了第十七个电话。

    这次林水程直接关机了。

    那一刹那,尽管傅落银内心不想承认,但是他隐约意识到了一点。

    他的小猫咪,他第一次想要带回家过年的人,他第一个这么喜欢的人,林水程——

    他不会来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