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章 第9章

    09

    自己的灾难,成了旁人的机会。

    若问太姨娘恨不恨,自然是恨的,只是当时那种情况,完全没给太姨娘去细想这些的机会。

    儿子儿媳死了,丈夫也撒手而去,别人承了爵,首当其冲就是她这个碍眼的老东西。若只有她一个人也就罢,她权当去一家团圆,可她儿子儿媳还给她留了个孙女,成了她想死都不能死的羁绊。

    一想到当年,太姨娘老眼中也泛起泪花。

    “你那时刚被从边关送回来,病得很严重,请了很多大夫来,都没能治好你,最后还是从宫里请了太医,你的病情才有所好转,却也忘了以前的事,而当时我要避居去庄子上,没办法带走你。

    “齐佩坚持要将你留在侯府中,说你既是侯府血脉,没道理流落在外,其实她是顾忌这个爵位是因爹而延续,怕落人口柄,所以她不可能让你跟我一起走。

    “我左思右想,想有这一层关系在,他们应该不敢对你下手,比跟着我去外面要安全,不如我在外周旋,你留在侯府,留在众人眼皮底下,总能保得你安稳长大。”

    .

    郿无双没想到事情的来龙去脉竟是会这样。

    前世,她想不通郿无暇一家人为何在她身上下如此多的功夫。说是为了她的婚约,可当时那婚约谁都不敢当真,纪昜派人给长阳侯府传话,是她及笄的时候,可这些针对她的手脚,却是从很多年就开始了。

    让她以为自己亲生女,对二叔一家人产生孺慕之情,等她再大一些,找来了秦师傅,对她进行教化,把她养得谦卑、懦弱、胆小,还让利用她身边的人,对她耳濡目染,让她和亲祖母离心离德。

    前世无双只见了太姨娘一面,自然不知道这一切,万万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么多的纠葛和阴私。

    “侯府外表光鲜,实则内里早已入不敷出,你曾祖母也不容易,你曾祖父是个浪荡子,几乎败光了所有家产,所以从你曾祖母那一辈侯府就外强中干了……

    “得亏你爹出息,他也孝顺,那些年他出去打仗得来的赏赐,一并都给了我保存。你祖父心知大房总是针对我们,那些东西一概没要,说是你爹挣来的,就是你爹的。

    “也是他有先见之明,又恼恨齐佩总没事找茬,就借着一次机会给家里分了家,所以几房看似还在一起过日子,实则家早就分了。等齐佩母子接管了侯府,只接过了一个空壳,除了祖上传得这个爵位,和那些赐田,再没有其他东西。

    “可齐佩母子却不信,因为按照府里日常吃用花销,侯府的产业应该远不止这些。她哪知道这些都是你爹用自己的钱添补进去的,虽然你祖父说不要你爹的孝敬,但做儿子哪可能真不孝敬。我顾忌不想让府里成天为些吃穿斗得像乌眼鸡,便听了你爹的每年给府里交一笔银子,如今你爹没了,你祖父没了,我被逼躲到庄子上来,自然不会再补贴那些人。”

    说到这里,太姨娘似乎也被逗笑了,笑了两声。

    “她以为你祖父把家产都给了我,让我藏了起来,可明面的账上侯府就那么多东西,都是有据可查,后来她才承认我没藏匿家产,不过她知道我手里握着二房的家产。

    “至此,她就惦记上了这笔家产,我当时想着也好,贪财总比要命强,我就用这笔家产吊着她给你治病,给你找太医,后来你病

    好了,我又带不走你,没办法就以每年送五千两银子回去养你,以及等你出嫁后,我手里所有属于二房的家产,除了一半给你作为陪嫁,剩下一半给侯府作为条件,让她保证你能平安长大,不得伤害你……”

    太姨娘说了很多,而无双就这么一边听着她说,一直默默地流泪。

    她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事情,而自己能安稳长大,全是靠着祖母多年来的周旋。

    而她呢?

    不光和祖母不亲,还听信的这些人的离间和祖母离心,甚至前一世,她就那么跟祖母见了一面,就将一切事宜交给了赵妈妈处置。

    祖母前世死的时候恐怕极为失望吧?失望自己的亲孙女竟然是这样的。

    “方才腊梅那丫头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事,她以前是齐佩的丫头,现在也本事了,当了管事妈妈。我估摸着是他们又没银子了,所以急着想从我手里拿到那笔家产,这些人从不想着自力更生,一旦没了就想别人的,一家子从根子上就是坏的……”

    说到这里时,太姨娘喘了起来,喘得十分厉害,无双也忙从怔忪中惊醒过来,慌忙去给太姨娘顺气。

    “祖母!”

    太姨娘脸色灰败,显然今晚这连着两场事已经耗费了她的为数不多的生命力和心力,可她却脸上带笑,显得很和蔼很慈祥。

    “孩子,别慌,别怕,”太姨娘抚了抚她的额发,“人总有一死,其实我早就该死了,若不是放不下心你,当年就该跟着你祖父你爹走了。你能明白过来也好,我之前想你懵懂不知地过一生也好,这些前一辈的恩怨不该牵扯你,却又担心齐佩的为人,怕你吃了她的暗亏。

    “这些东西在我心里纠缠不清,我不知该怎么做对你才是最好。如今你都知道了也算是天意,也能留一些心,老一辈的什么恩怨纠葛都与你没关系,你也不要太在意这些,只要你能保全自己,让自己的日子过得顺心快乐,祖母去了地下也能安心。”

    “祖母……”

    无双摇着头,紧紧地抓着太姨娘的手,泪如雨下。

    “乖孩子你别哭,听祖母把话说完,我怕现在不说完,以后就没机会说了。”太姨娘招手让梅芳给她倒了杯水,服侍她喝下。

    “我不知今天你是怎么来了,是不是梅芳对你说了什么,当年来到这庄子上以后,我身边的人都遣散了,就怕她们碍了齐佩的眼,遭了她的暗算,只有这个丫头,她当年是跟你一起从边关回来的,说是你娘收养的一个孤儿。

    “我让她走,她不走,后来只得在附近找了户人家寄养她,她日里在庄子上干活,背地里也会来我这侍候我,因为都知道她是附近庄户家的女儿,倒也没人疑她,我本是打算我死了以后,把她留给你,如今倒也省了事。”

    “是姑娘、叫、叫我带、带她来。”

    是的,梅芳有很严重的口吃,所以她才会那么沉默,平时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梅芳虽有口吃,但并不傻,她到现在都没弄懂姑娘为何会对她提出想见太姨娘,是因为知道她是太姨娘的人?可这事庄子上没几个人知道,姑娘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她哪知道,无双有‘先知’的能力,因为前世梅芳后来就当了无双的丫鬟。

    那

    时无双已经嫁到国公府,梅芳是从长阳侯府跟着她一起陪嫁过去的粗使丫鬟,一开始无双根本没注意到她,后来一次意外才知道这丫头是个结巴,而且还是她的陪嫁。

    因为是长阳侯府出来的,无双一开始根本没想用她,可她当时身边无人可用,在国公府里处境也不好,又见这个丫头虽是个结巴,但对她不离不弃,一直忠心耿耿的,时间久了,她也能看出梅芳不是侯府的人,便将她提拔到了自己身边当大丫鬟。

    谁知中间出了一场事,梅芳为了救她死了,自那以后这个忠心耿耿的丫头就在无双心里留下了印记。

    之前连无双都没想到会在这庄子上会碰见梅芳,这也是她方才见到梅芳出现在这里那么诧异的原因。

    世上没有这么多巧合,有巧合必然有其原因,后来她转念一想,猜到梅芳可能是太姨娘的人,才会有之后她试探请求让梅芳带她来见太姨娘的事。

    所以说,是太姨娘对无双的一片舐犊之情,历经两世都没有改变,才会发生眼前这一场巧合。

    ……

    无双还在想怎么解释她让梅芳带自己来的事,却没想到太姨娘根本不在意这个,也许是她现在的心力已经让她没办法去在意这些细枝末节了。

    太姨娘略有些感叹道:“我想了那么多,忐忑不安,左右为难,终究人算还是不如天算。不过这样也好,你既然来了,祖母的计划就该变一变了。”

    见太姨娘话音不对,无双忙抬头去看她。

    太姨娘深深地看了孙女一眼。

    此时因这一番哭泣,无双的额发早已不在原位,头发乱糟糟的,同时也露出了她的脸。

    “你既能找来,说明已知道那些人面甜心苦,却还保持现在这个样子,显然心里有酌量,其他的我也就不多说了。”

    太姨娘抚了抚她细嫩的小脸,眼中带着回忆的光芒:“我就知道我的孙女不该是那样,长得真好,这双眼睛有点像我,也有些像你娘,算是把两人的好处都凑在一处长了。

    “你娘是个美丽的女子,她身体娇弱,你爹却对她一往情深,其实也好,这也是他们俩的缘分……”

    她感叹惆怅,似乎又陷入了回忆中,良久才感叹一声道:“这些都不说了,现在我要说我的身后事。”

    “祖母……”

    无双想制止她,却被太姨娘打断:“好孩子,你好好听我说。当年我是逼不得已才会跟齐佩做下约定,我想着我慢慢熬着,总能熬到送你出嫁,却高估了自己的身体。

    “我本打算履行承诺,将那些东西都给齐佩,如今你既来了,这些东西就都给了你,你拿去花用也好,傍身也好,银子是个好东西,没有这些东西,咱祖孙俩也不能安稳到今日。

    “其实祖母手里除了咱们二房的家产外,还有你娘的嫁妆。你娘是商女,机缘巧合下跟你爹结下姻缘,当年她娘家给她陪嫁了不少东西,比起你爹的家产也只多不少,这么多年了,祖母分毫未动,就是为了留给你做嫁妆。”

    太姨娘没有说她当年是如何顶着丧子丧媳又丧夫的悲痛,处理隐匿了这些家财,但料想肯定不容易,还需要大智慧大魄力。

    事实证明太姨娘当初做着一切没白费力气,不然她也没办法仅凭一己之身跟

    堂堂一个侯府周旋这么多年。

    “这一次你从这里离开后,就回京去找……

    “还有你的婚事,当年这事我是知道的,甚至当初为了保全你,还以此为依仗,威胁过齐佩。一去多年,都以为这不过是句信口之言,没想到对方还记得,如此也好,对方年纪虽大了你不少,少年时名声也不佳,但你爹于他有救命之恩,料想他应该不会亏待你……”

    魏王那哪里是名声不佳,而是名声臭大街,可止小儿啼那种,只是太姨娘偏居一隅多年,自然不可能知道现在外面的消息。

    而侯府那为何会把这事告诉太姨娘,无双猜测很可能就是为了太姨娘手里的财物,太姨娘身体虽不好,但人没死怎可能轻易把东西交出去,所以侯府透露出魏王即将回归,她要出嫁了的消息。

    这样一来太姨娘很可能就把东西交出来了,毕竟孙女要出嫁,她拖了这么多年,已是油尽灯枯,只能如此选择。

    这些是通过上辈子发生的一些事,和之前赵妈妈所说的那些话就能判断出。

    太姨娘一片舐犊之情可动日月,却还是小瞧了人心险恶。

    所以郿无暇图谋她的婚事,不仅仅是看中了魏王的地位,也是看中了她的嫁妆。因为前世她听了郿无暇的安排,设计促成了自己和赵见知的婚事,这手段自然不怎么光彩,两家都视为羞耻。

    所以当时婚事没有大办,她自然也没什么嫁妆,反倒是郿无暇嫁给纪昜时,嫁妆多的在京里可是出了很大的风头。

    此时想来,那些东西竟都是她的。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