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1章 第60章

    60

    无双给魏王夹的是蟠龙菜。

    所谓蟠龙菜乃御菜一种, 用猪肉和鱼肉剁成馅儿,裹上鸡蛋皮,放在蒸笼里蒸熟后放凉切片, 再淋上特制的汤汁。

    味道鲜美不油腻, 以吃肉不见肉而著称, 这是魏王喜吃的菜之一。

    离无双近的有两道菜, 一道是虎皮肉, 一道是西施舌, 这两道菜都是纪昜喜欢的。殊不知为了遮掩魏王身上的异常,每次福生为其排膳,都会捡了两人喜欢吃的菜来上,不会漏下一个, 偏偏无双越过了这两道菜,为他夹了蟠龙菜, 这不禁让魏王眸色深了深。

    不过魏王对她能分辨出自己,早就心知肚明,唯一让他有些诧异的是, 她为何知道自己喜吃的菜?

    走出第一步, 接下来无双就自然多了。

    她对魏王虽不熟悉,但根据两世的接触来看, 他是一个体面人, 也是个稳妥的人,他知道自己已经知道了,既然他没打算挑破, 就说明他愿意继续保持这种默契。

    这么想想, 无双不禁又放松了许多,想到后天就要回门, 她便跟魏王说起回门的事。

    “回门礼下人已经备好,到时本王陪你回去。”

    无双心想以纪昜的性格,确实不耐烦和人絮叨做场面功夫,就像他前世不耐烦上朝处理政务一样,这些都是魏王的活儿。

    想到这里,无双不免有些愧疚。

    “那妾身到时等着殿下。”

    用罢膳,魏王并没有走,去了次间罗汉床上坐下。

    下人们轻手轻脚收着碟碗,无双一时也不知跟他说什么,便站起来以为他泡茶为由去了茶房。

    魏王惯常喝的茶,早就送来了,装在一个黑色的小木罐里。

    风炉上正烧着水,水还没滚,顺着壶嘴往外冒着白烟。

    无双径自盯着那白烟出神。

    “王妃,要不您先去,等奴婢沏好了送去?”玲珑道。

    无双回过神来:“水也快滚了,我再等等。”

    茶叶放进茶碗,注入滚水,再盖上茶盖,这茶就沏好了,整个过程几乎没让无双动手,她只是在一旁盯着。

    俄顷,她领着捧着托盘的玲珑,又回到次间。

    见她来了,正手持一卷书看着的魏王抬头看了她一眼。

    看到他捧的书,无双愣了一下,就好像方才她去泡茶,玲珑告诉她哪一罐装着殿下爱喝的茶一样。这座鸾祥院,即是王妃的住处,也是他们的新房,同时更是他的住处,所以他的书和他的茶被放进来也无可厚非。

    甚至,她这里其实还放了很多他的衣裳。

    莫名的,无双有点心慌,本是想亲自端茶给他,谁知走神没拿对地方,烫得她手忙往回缩。

    幸亏没打翻茶盏,无双心里还庆幸着,手突然被抓了住。

    “谁让你动手了?这么多下人又不是死的。”

    一听这话,玲珑和明月忙跪了下来。

    这是无双第一次见魏王发怒,其实他没有发怒,只是当他脸沉下来,就让人忍不住害怕。

    她也被吓到了,有点委屈有点心慌,眼泪忍不住充盈了眼眶:“我就是想给殿下端茶……”

    魏王瞥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她的手:“上次我给你那药膏还在吗?”

    “在的在的。”

    梅芳忙去拿了药膏来。

    魏王接过来,让无双坐在他对面,拉着她的手,用指尖挑了一点药膏,涂在她被烫红的地方。

    她被烫到的地方正是指尖,他的指尖触着她的指尖,而后轻轻在上面打着圈。

    他的动作很轻,似乎怕弄疼了她,无双低头看着,莫名有些脸红,本来指尖还觉得火辣辣的疼,这会儿也不疼了,凉得很舒服,就是魏王的举动让她忍不住想把手往回抽。

    她突然想到,这已经魏王第三次为她上药了,第一次是她脚受了伤,第二次是在公主别庄那回。

    想到那一回,无双更觉得难耐,就在她忍不住想出声说好了,魏王收回手。

    “应该不会起水泡。”

    无双将手拿了回来,低头嗯了声。

    魏王站了起来:“我去趟书房。”

    无双跟着就站了起来,送他到门边。

    “殿下……”

    魏王转身伸出手,抚上她的脸颊。

    无双一愣,但没有躲,只是有些疑惑地看着他:“殿下?”

    “你在松气,为何松了口气?”不待她答,他收回了手,“王妃不用送本王,本王等会儿就回来。”

    这话说得十分亲昵,听到的下人都懂了,原来王妃是舍不得殿下。不过也是,这才新婚第一日,只有无双听懂了魏王的意思。

    她目送魏王离开。

    看着他隐没在黑暗中的背影,无双不禁有些怔忪。

    .

    这两天无双过得十分忙碌,一边是纪昜缠着她胡天胡地,一边是学着和魏王相处,她就觉得只是眼睛一眨,就到了回门日。

    当天,无双和魏王乘坐马车回长阳侯府。

    马车还没到门前,就看见门前有下人等候,远远瞧见马车来,调头就往府里跑,等马车在门前停稳当时,大门前站了许多人。

    有郿宗曹氏,有三房两口子,还有郿英和张氏,以及郿嫦郿娥她们,赵姨娘也在。

    进了里面,按规矩是男人们一处说话,妇人们一处说话,这也是给新嫁娘一个机会,告诉娘家的人嫁过去后过得好不好。

    分开时无双有些踟蹰,忍不住看了魏王一眼。

    她怕郿宗他们跟魏王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又或是魏王可能会不习惯这种场面,毕竟不管是魏王还是前世的乾武帝,在她觉得都是和这种‘女婿回门’的场面扯不上什么关系。

    她看了又看魏王的脸,并没有任何不耐,相反他似乎在认真听郿宗说话。

    看到她的眼神,孙氏笑着道:“行了,快别舍不得你夫君,不会有人把他吃了的,也就一会儿不见,这真是出嫁了就是不一样,满腹心思都扑在丈夫身上。”

    孙氏本是说俏皮话讨好,未曾想把无双说成了大红脸。魏王往这边看了一眼,无双猜他应该是听见了,因为他格外看了她一眼,这让她不禁脸更红了。

    ……

    无双被一众妇孺拥簇着去了后面。

    她素来跟曹氏没什么话说,不过有孙氏在旁边打圆场,场面倒并不尴尬。

    没人问无双过得好不好,或是魏王对你好不好,因为肉眼看得见无双的气色很好。再说之前大婚,明显看得出魏王府那边很重视,这么娶过去的,怎可能过得不好。

    孙氏羡慕的话说了一箩筐,说无双福气好,早早婚事就定下了,还是这么好的婚事,简直就是天生的有福之命。

    曹氏坐在一旁脸色不太好,无双看得出不是针对自己的,那是怎么回事?

    之后她被郿嫦和郿娥拉下去私下说体己话时,才知道怎么回事。

    原来武乡侯府这两天出了件荒唐事,一个女子挺着大肚子上了门,说肚子里的孩子是孙世显的。也不知当时是什么情况,总之闹得很大,外面很多人都知道了,曹氏自然也知道了。

    曹氏听说后,就去了趟武乡侯府,不过没什么用,听说孙家已经打算把那女人留下了,说是孙世显年岁也不小了,至今还没有子嗣,指不定那就是个男丁。

    女儿出嫁才一个多月,就碰上这样的事,嫡子还没生出来,就弄了个不知哪来的野种,你说曹氏她脸色能好看?

    “那郿无暇就让那女人进门了?”

    “料想肯定不愿,但母亲去过了,人家并不理会,打定主意要那孩子,我想大姐就算不愿也没办法。”郿娥含蓄道。

    一旁的郿嫦满脸意兴阑珊,道:“我算是看明白了,高枝也不是那么好攀上的,若是家世不行,没人给你撑腰,再碰见个荒唐的夫家,指不定以后过得怎样。”

    说完,她似乎觉得这话有把无双顺带上的嫌疑,忙又道:“三妹妹,我说的不是你,你情况不一样,毕竟有大伯那一层关系,而且魏王殿下看着也不是那种不着五六的人,我就是感叹我自己。”

    郿娥在旁边点点头,看来两人都是感同身受。

    是啊,嫁个高门谁不想呢,可这一出出闹的,闹得两人明明婚事还没着落,都已经开始怕了。

    “我算是想通了,家里这边是指望不上了,我的婚事只能指望你了,三妹妹。”

    郿嫦看了过来,突然脸色就变得郑重其事:“虽之前那桩婚事,被我和姨娘搅黄了,但指不定等她空闲过来,又打上我的主意,我和姨娘没路子,我是个庶出,我现在就算在外面交上几个朋友,人家也不可能让自己亲哥哥娶了我。”

    “三妹妹,你别嫌弃我赖上你,咱们到底是姐妹,打断骨头还连着筋,我今儿就说个明白话,我想求魏王殿下帮我寻门婚事。

    “我也不指望嫁个什么高门,你让你家那位看看他手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人,或者他能用上的人,替我寻摸一个,我就嫁过去,以我的姿色,和你的关系在,嫁不过去不难。哪怕是帮你,帮魏王拉拢人,总不至于以后出了什么事,也没人撑腰。”

    这一连串的话,说得无双一时反应不过来。

    但看看郿娥看过来的期盼目光,想必郿嫦说这些话,是两人提前就商量好的,更有可能这是赵姨娘和陈姨娘提前商量好的。

    她们可能也清楚仅凭她们自己,就像那困在死水里的鱼,前程不定怎样,就算她帮着寻门好亲事,以后呢?

    长阳侯府的门第在这,没见着郿无暇这个嫡女嫁出去,都受气成这样,更何况是庶女。

    不如彻底跟她捆在一起,方才郿嫦那话明显就是打算嫁出去帮魏王拉拢人去的。以郿嫦和郿娥的阅历,可说不出这样的话,也想不出这种法子。

    无双正打算说话,这时孙氏进来了,只能暂时按下不提。

    ……

    孙氏进来是叫她们去用饭的。

    新娘三朝回门,娘家自然要设席面款待新人。

    男女两边的席面设在一处,但中间隔了间屋子,倒也不算失礼。无双她们这边是先用完的,这边喝了茶又说了会儿话,男的那边才用完。

    魏王似乎喝了酒,无双见他脸虽没红,但眼角有点红。

    用完饭,暂时也不能回去,时下习俗是要留到下午才走的。顾忌到魏王喝了酒,郿宗亲自安排人领着无双和魏王回如意馆小憩。

    到了地方,有人端了醒酒茶来,还准备了热水和干净的帕子。

    放下东西,下人们都鱼贯下去了,屋中只剩了无双和魏王两个人,无双见魏王扶着额头坐在那儿,想了想,去把帕子用热水浸湿,又拧干拿过去。

    “殿下,擦把脸,再把醒酒茶喝了,就能舒服些。”

    魏王虽没说话,但坐直了起来,又把面朝向她。

    无双开始还没弄懂,很快就明白平时魏王净面净手都是福生服侍的,可福生已经出去了。

    她犹豫了一下,拿着帕子凑上前。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