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6章 第75章

    75

    魏王出去了一趟, 回来瓤子换了个人。

    无双以前一直在想,他每次是如何调换的,只可惜从未见到过。这次也一样, 魏王专门出去, 显然就是为了调换。

    纪昜明明记得之前二人在玉华殿喝酒, 他那些话多的兄弟你一句我一句, 说得他心情烦躁, 不免多吃了些酒。

    宴罢回来, 走到寝殿前他在想让魏王滚蛋,谁知对方没动静, 而他被直接障蔽了。

    自打回京后, 两人经常互相障蔽, 而且开头的是他, 纪昜也不好说什么,他以为莫是魏王有事, 转念再想这又不是在府里, 他能有什么事,而且他没记错方才是走到寝殿了。

    寝殿里有什么?

    出于自己的一点小心思,纪昜就在里面闹上了。

    转瞬,自己出现在外面, 而他竟不在寝殿, 而是在外殿。

    「你在搞什么鬼?」

    没有人理他。

    纪昜也懒得跟他多话,确认对方已经进了小黑屋, 就往内殿走去。

    行走之间, 他闻到一股幽香,不禁抬手嗅了嗅袖子,这香他很熟悉, 甚至轻淡能都嗅出区别。

    走进寝殿,榻上有人,似乎听到他的动静,掀开帐子下了榻。

    一切都看起来都没什么异常,可纪昜因为习武打仗的关系,历来观察入微,自然发现了放在一旁几上水盆,还有床头放着的醒酒茶。

    他人刚从外面进来,醒酒茶和水盆是给谁用的?

    走近了,又发现她的眼圈有点红。

    “你怎么了?”

    “没怎么。”

    “没什么眼圈红红的,谁欺负你了?”

    “没有人欺负我,可能是我刚才睡了一觉,”怕被纪昜看出来究竟,无双强笑着岔开话题,“殿下,你是不是喝酒了,我让人去弄碗醒酒汤来。”

    纪昜看了她一眼,目光移到床头矮几上。

    “那不就醒酒汤?”

    无双手一抖,忙去端那醒酒汤,“这醒酒汤是之前我让人准备的,听说殿下在玉华殿饮宴,怕殿下喝多了酒,就让备上了,谁知她们送上来早了,现在都放凉了,我让人再去换一碗。”

    提起醒酒汤,自然也想到了水盆,无双努力装得若无其事,让人把醒酒汤换了,又让人把水盆端下去。

    不多时,醒酒汤端来,无双端着给他,纪昜却是满脸厌烦,道:“喝什么醒酒汤。”

    说归这么说,他还是一口喝干了。

    “行了,你别忙了,赶紧上榻,这殿里不如府里暖和,小心冻病了。”

    无双上了榻,他也上了榻。

    她钻进他怀里让他揽着,纪昜道:“今天怎么这么乖巧?平时都怕本王惹你,今天主动往本王怀里钻。”

    “我哪有。”

    她确实有时会被折腾怕了,但这跟这有什么关系?就不能是她想让他抱着,非得跟那事扯在一起?

    “好好,你没有。对了,反正首狩日是三天后,明天我带你去骑马。”

    “骑马?”无双诧异抬起头,“可是我不会骑马。”

    “不会骑马可以学,本王教你。来这地方,不骑马,那有什么玩的。”

    “可是……”她犹豫了下,还有点怕,“会不会从马上掉下来?还有马那么高。”

    他斜了她一眼:“有本王跟着,会让你从马上掉下来?”说着,他打了个哈欠,“行吧,赶紧睡,今天也累了一天。”

    等无双睡着后,他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人,眼中闪烁着难解的光芒

    次日用罢早膳,纪昜就打算带无双去骑马。

    无双虽疑惑平时白天都是魏王,今天换了纪昜,也不知会不会有问题。不过这事也不是她能干预的,再说以前也不是没这种情况。

    骑装是早就备好的,收到要来香山的消息后,玲珑她们就加紧给无双赶制了两身骑装。

    短袄左衽翻领、窄袖收腰,下面配的是只到膝盖的马面裙,和羊皮靴子,因为天气寒冷,外面还多了一件无袖的狐裘背心和一件只盖到膝盖上的斗篷。

    穿上后,再在头上戴一顶白狐皮的昭君套,既能挡风,又衬得她明眸皓齿,肤色雪白。

    纪昜今日也穿得干练,一身宝蓝色窄袖圆领衫,要束蹀躞带,外面是件黑狐皮的长褂,脚蹬黑色皮靴子。

    两人到了别苑外面,马已经准备好了。

    一马为黑,高大健壮,肌肉虬结,另一匹是枣红色小母马,矮了那大黑马一头。两人走到时,那枣红色小母马正围着那黑马转,只可惜黑马十分高傲,并不搭理它。

    黑马一见到纪昜,就扬蹄长嘶了声,纪昜笑着走过去,拍了拍它。

    “这是殿下的马?”

    “它叫黑骓,跟着本王多年了,脾气甚是高傲,寻常人若是近身,总会挨它的踢。”

    一听这话,无双忙往他身边靠了靠。

    他笑道:“有我跟着,你还怕它踢你?来,黑骓过来认认人。”

    黑骓瞅了无双一眼,打了个响鼻。

    纪昜牵着无双的手,往黑骓鼻子下放,它又看了看无双,才有些不甘不愿地低头在她手上嗅了嗅。

    这是无双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马,本来还有些害怕的,可他牵着她的手去触摸,感受到黑骓炙热的鼻息,她顿时好像没那么怕了。

    “那匹小母马是给你准备的,你刚开始学骑马,像黑骓这种马骑不了,先骑这种小母马,等胆子大些了……”他顿了顿,道,“等胆子再大一些,你也骑不了黑骓。”

    无双被他说得有点窘,不过他说得也是实话,黑骓那么高,她爬都爬不上去。

    其实让她爬上小母马也艰难,还是纪昜直接将她抱了上去。

    “你别紧张,放松点,脚踩着马镫,不要用腿去夹马腹,手不要把缰绳拉得太紧,先让自己坐稳了,你先学会坐稳,再让马先小步走两下……”

    纪昜教得很仔细,他一手牵着马缰,一手扶着她的腰,可无双还是很紧张,直到听着他的话,让自己尽量放松,先坐稳了,她才慢慢好了一些。

    其实在马鞍上坐稳并不难,关键不能因为紧张去勒紧马缰,或是用腿去夹马腹,这样马会认为你在驱使它,就会跑起来。而初学骑马的人一见马跑动,只会更紧张地去用腿夹马腹,勒紧缰绳,于是恶性循环,最终以摔下马为收场。

    无双虽不聪明,但她还算听话,所以小母马一直很平静,直到无双终于没那么紧张了,在纪昜的鼓励下,用右腿轻轻地敲击了一下马腹。

    小母马慢慢走了起来,无双见此不禁又放松了些,又见自己能驱使马儿走了,不禁对他露出一个笑。

    这个笑恰似拨云见日,百花盛开,纪昜瞳子里也不禁带了些笑意。

    “这不是挺好的。”

    “要不是殿下教我,我肯定害怕。”

    见她乖巧地说都是殿下教我的,那么依赖他,纪昜不禁心中甚是喜悦,道:“多骑两回就不怕了……”

    这时,不远处有十几骑走了过来,带头的正是秦王。

    除了秦王外,还有晋王,晋王骑着马走在秦王身边,后面都是护卫。见他们俱是高头大马,马腹上还带着弓箭和箭筒,后面还带了几头猎犬,显然这是去打猎的。

    “没想到三弟倒是好兴致,在这教弟妹骑马。”秦王笑着道。

    “不如二哥兴致好,昨天刚到,今天就去打猎,看来二哥对首狩日拔得头筹信心不足?”

    秦王眼中闪过一丝厉芒,面上却还笑着:“哪有三弟兴致好,又跟我这弟妹恩爱,真是让人羡慕。”

    随着这话,无双感觉到一道恶意的目光投向她,除了这道目光外,她还感觉到一道饶有兴致的目光。

    她顺着看过去,竟是晋王。

    晋王面容和煦,脸上带着浅笑,见她看过来,还对她点了点头:“三弟妹。”

    无双微微福了福身:“晋王殿下。”又对秦王也福了福身,“秦王殿下。”

    待直起身后,她装作无意对纪昜道:“殿下,你是不知,昨儿妾身在姑母那见到了秦王妃,不光秦王妃仙姿佚貌,秦王殿下那两位侧妃也是月容花貌,听说秦王殿下府里美人甚多,实在让人羡慕。”

    本来纪昜见秦王去看无双,已让他肌肉紧绷,可无双却突然扶着他手臂,说了这么一番话。

    他眼帘半垂,附和道:“可不是,秦王过得才是神仙日子,倒不用来打趣本王。”

    这一唱一和出乎秦王预料,让他竟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这时晋王突然笑道:“本王打算与二弟一同去狩猎,不知三弟可有兴致一起去?”

    “本王就不去了。”

    “那我们就先走了。”

    一行人缓缓从无双等人面前走过。

    轮到最后那两个带着猎犬的侍卫,本来那几头猎犬跟在马旁,悄无声息的也没叫唤,偏偏走到无双面前时,其中一头猎犬突然挣脱了绳索往无双冲了过来。

    说时慢那时快,无双还没感觉到害怕,就听到一声惨鸣,却是纪昜一脚踢飞那猎犬,让其飞出十多米外,毙在当场。

    这些猎犬可是秦王专门寻来的犬种,力大无穷且咬合力十足,几头猎犬就可围攻熊虎,未曾想也就眨眼的功夫,就死了一头。

    魏王就出了一脚,可那猎犬的头直接被踢了个粉碎。

    要知道犬和狼一样,都是铁头豆腐腰,头骨最是坚硬无比,谁也不可能一脚把狼头踢得粉碎,今儿倒是见着了。

    魏王府的护卫已经拔刀上前,秦王和晋王眼中光芒闪烁,倒是那领着猎犬的护卫忙仓皇下马跪在地上。

    “魏王饶命,魏王饶命……”

    秦王摸了摸胡子,皮笑肉不笑道:“三弟,你知道的这狗是畜生,没想到这畜生竟如此不听使唤。”

    纪昜眼中戾气横现,脸冷得像块冰。

    “畜生不听话,杀了便是,人若是不识趣,也是一个死的下场。”

    秦王瞳孔紧缩,正欲出言,晋王驱马往前一步道:“本就是畜生不听使唤,差点吓到了弟妹,也是我们的不对,幸亏三弟勇武,倒没让那畜生得成。”

    他下了马来,遥遥对无双拱手道:“弟妹,哥哥我向你陪个不是。”

    无双不好受他的礼,只能偏开身子。

    不过今儿她也开了眼界,没见到有人骂自己是畜生的。

    “晋王殿下不必如此,妾身虽是妇道人家,胆子也小,但幸好我家殿下英勇,倒没让妾身受到惊吓,以后还请两位殿下管好自家的狗。今日是妾身,若哪日两位殿下跟父皇出去狩猎,那狗也不听使唤,到时候再闹出什么乱子来,可就不好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