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4章 第92章

    92

    听戏楼里, 戏台上锣鼓喧天,十分热闹,演的正是《穆桂英挂帅》。

    其实适合喜庆节日演的, 来来回回就这么几出戏,喜欢看戏的早就看了多次, 不喜欢看的只会嫌吵。

    不过这种场合,太后妃嫔公主们都汇聚一堂,自然都装作看得津津有味。

    晋王妃坐在明惠郡主身边, 一面漫不经心地看着戏,一面道:“三弟妹大抵真是年纪小,也娇惯,可能是魏王看得重, 都在这坐着, 独她嫌闹腾走了。”

    “她有身子了, 魏王又亲自托了太后她老人家照看。”说到这话时,明惠郡主颇有些不是滋味。

    事实上对于一个曾经爱慕过魏王, 却偏偏嫁不了对方,只能眼睁睁看他娶别人的女子来说, 见对方如此疼爱娇妻, 心中又何止是不是滋味,哪怕答应太后, 以后要打消对魏王的心思,又岂是一时半会能打消的。

    明惠郡主以为自己在漯河待了一阵子, 应该是忘了魏王, 谁知今晨听宫人说魏王妃被安置在慈宁宫, 还是魏王专门托付太后帮忙照看的, 她心中的滋味难以言说。

    听说无双真是有了孕, 晋王妃目光闪了闪,道:“不过别说,三弟也是真宠爱三弟妹,明惠你是没见冬狩那日,魏王狩猎归来,搂着娇妻同骑而归,真是羡煞了不少人。”

    她慢悠悠地道:“也是,三弟妹年纪小,生得又美丽娇嫩,三弟得此娇妻,多加疼爱也是正常,就是让我等实在不得不感叹一声,三弟妹命真好。”

    晋王妃这一句句一声声,都扎进了明惠郡主的心,让她顿时觉得如坐针毡,当即站了起来。

    因她的这突兀的动作,坐在中间的太后不禁往这看了一眼,明惠郡主走过去道:“外祖母,我有些不舒服,想先回慈宁宫。”

    “哪里不舒坦?用不用请太医?”太后关切道。

    “不用,外孙女回去歇一会儿就好了。”

    太后只以为她是晨间起早了,倒也没多想。

    .

    万淳儿的侍女柳叶和玲玎很快就回来了。

    那几个宫女的来历不是编造,管她们的管事姑姑见几人惹了祸,说定会惩治她们。

    方才万淳儿就觉出有异,此时见玲玎说‘来历不是编造’,不禁道:“三嫂,你是觉得那几个宫女是故意撞你的?”

    “小心无大错,我也只是觉得有些巧合,才特意让你我的侍女跟过去看看她们是不是说了谎。”

    万淳儿点头道:“三嫂做得没错,我娘也说了,宫里乃是非之地,让我在宫里小心些。”

    事实上,且不说万淳儿根本不懂到底要小心什么,周淑妃胆小怕事,八皇子还未出宫建府,这一对母子在旁人眼里并不具备威胁性,自然也没人对付她。

    见她懵懂之态,无双的心里也不禁有些羡慕。

    别人处之安然,她和魏王进宫却宛如前面有刀山火海,实在比不得。

    估计也是平时没人陪自己说话,万淳儿和无双在一起时不免话多。说自己未出阁前,说自己幼年趣事,无双却是能拿出来说的少,因为她前十五年称得上是有趣快乐的记忆实在少。

    这时,有个宫人端着托盘进来了,托盘上放着一碗冰糖百合枸杞炖血燕。

    说是素兰姑姑提前就有吩咐,怕下午魏王妃饿了,特意安排的。

    可是只有一碗,这就有些尴尬了,可能是慈宁宫的人也没想到八皇子妃会陪在魏王妃身边。

    “三嫂,你怀着身子,实在饿不的,快赶紧吃吧。其实中午那宴真不好吃,也就看着好看,我看你都没用多少。”

    此时这宫人也意识到只有一碗确实不好,可燕窝都是一盅一盅隔水炖出来的,临时也拿不出多的,便忙又是赔罪又说这就去拿些银耳莲子羹和糕点来。

    等宫人走后,无双把燕窝推给万淳儿。

    “给你吃。”

    万淳儿忙推道:“这是太后她人家专门给三嫂的,怎能给我?”

    无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当着那宫人面我没好意思说,其实我不吃百合。”

    旁人都觉得百合又好看又香甜,可无双却总觉得有一股子怪味儿,从小就不喜欢,长大了也没改。

    “三嫂是真不吃,还是特意让给我?”万淳儿有些犹豫道。

    “我是真不吃,而且那宫人不是说会拿些银耳莲子羹来?我吃银耳羹就好。”

    见此,万淳儿也没再拒绝,她是真有些饿了。不过她也没当即就端起碗来食,而是等着无双的银耳莲子羹端来后,才与她一同吃。

    万淳儿捧着碗吃得格外香甜,无双却吃得很少,银耳羹吃了两口放下了,又拿了块糕点,也是吃了一口放下了。

    “三嫂,你胃口不好?”万淳儿好奇道。

    无双支吾道:“我自打有了身子后,确实胃口不佳。”

    其实是几重原因导致无双在宫里不敢乱吃东西,前世她就是被毒死的,至于那毒怎么会入了她口,她至今没弄明白。魏王前面两个一个惨死一个病死,死亡阴影一直笼罩在她头上,再加上这次魏王为了叮嘱她,说的那些话,都给她造成了极大的心理负担。

    让她都有些疑神疑鬼了,不是可信任的人一路盯着做出来,再送到她手边的食物,她一律不敢吃。

    可又不能当着人面不吃,那该怎么办?

    于是无双就想了个蠢办法。

    想毒死人必然要药量够,所以每样东西拿到她面前来,她只吃一两口,万淳儿说她中午用宴不多,就是因为她每样只吃了一口,自然不多。

    至于她会不会饿?

    她自然会饿,不过出来之前玲珑几个怀里都揣了糕点,都是不容易压碎一小口一个那种,之前她找机会偷吃了不少,想喝水也以有孕为借口只喝白水,不喝容易被人动手脚的茶。

    无双也觉得自己这么谨慎,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但小心驶得万年船。

    包括那碗血燕,就算万淳儿不吃,她也只会吃一两口就放下。

    “我听我娘说,怀孕的妇人都会胃口不好,有些还会呕吐、反酸,三嫂你会不会吐或是想吃酸的辣的?我听我娘说,有酸儿辣女这种说法,三嫂你要是想吃酸的,就多吃点,说不定会生个白白胖胖的小皇孙。”

    见她说得头头是道,无双不禁笑道:“你光说我,你就没想过给八皇子生个孩子?”

    一听这话,万淳儿顿时变成大红脸。

    羞归羞,她还是说了老实话:“我自是想给殿下生个孩子的,就是……这不是没怀上吗?”

    无双本来想说会有的,指不定过阵子就有了,话到嘴边变成:“次数多了就容易怀上。”

    她算过日子,她如今怀上也就不到两个月,大概也就是刚到香山那几日,

    那阵子她被折腾的惨,不分昼夜,可能就是那时候有的。

    万淳儿自然听懂这次数是何意,脸更红的同时,也有些沮丧:“三嫂你是不知道,我刚跟殿下好了两日,娘娘就私下教训我,说我行为不检,只知缠着殿下沉迷床帏之事。”

    红晕从小脸上淡下去了,变成了苍白和一股说不出的幽怨。

    无双愣了下,当下就有些恼了。

    这周淑妃竟然派人看着儿子和儿媳同房次数?!想想,若不是有人看着禀报过去,周淑妃怎可能知道皇子所的事。

    “你没把身边的人清一清?如此嘴上不把门的奴婢要来做什么?!”

    万淳儿道:“三嫂说的道理我懂,可你也知道,我嫁进宫里本就不可多带陪房,也就只有两个从小侍候我的丫头,和一个奶妈子。而殿下身边的人,都是娘娘安排的,我如何动的。”

    是啊,八皇子能在宫里长大,离不开周淑妃的庇佑,宫里女人为了保护儿子,自然十分上心。久而久之,也就造成了皇子身边都是亲娘安排的人。

    其实也是八皇子还未出宫建府,若是他出宫建府了,就代表他是大人了,以后可自己当家做主,淑妃的手也不能再伸到宫外。

    “当务之急,还是要八皇弟出宫建府。”

    万淳儿点头道:“这我知道,但按照规矩皇子十八才能出宫建府,也有提前的建府的,一般都得父皇格外恩赏。”

    但八皇子其实并没有那么受宠,也因此这个口不是那么好开。再来,急着出宫建府只是万淳儿的想法,可能八皇子不这么想呢,而且也就还不到一年了,这点时间可值得去求太和帝,这都值得琢磨。

    “也没多久了,我听殿下说王府已经在建,我再忍一忍等一等就是。”万淳儿乐观道。

    见她说出忍一忍,无双就知道她也是个有主意的人,不免低声指点:“其实她说她的,你不一定要听,不过她是婆婆,占着身份,你表面上还是不要忤逆她。”

    三嫂的想法竟和自己不谋而合呢,万淳儿不禁笑了。

    “三嫂我也是这么想的。”

    两人对视而笑。

    就在这时,万淳儿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奇怪,还带点慌乱。

    “三嫂,我想去恭房。”

    无双见她神色不对,忙问道:“你怎么了?”

    她小脸红红的,“我好像来月事了。”

    无双一愣道:“那你可带了那个东西?要不要我让侍女去问问慈宁宫的人?”

    万淳儿忙道:“不用,我算着日子可能就是这几日,出来时让柳叶带了。”

    丢下话,她带着柳叶匆匆往恭房去了。这处偏殿内设了一处恭房,不用出去。

    可等了一会儿,无双见人还不见回来,正想让梅芳去问问怎么了?

    这时,万淳儿姿势奇怪、小脸有些白的回来了。

    无双以为她是月事疼,不禁问:“你是不是不舒服?”

    万淳儿支吾道:“也不是……就是……”正说着,她突然又站了起来,往恭房奔去。

    无双见她刚坐的椅垫上有一抹刺目的红,不禁脸色一凝,忙跟过去了。

    “淳儿,你到底怎么了?”她着急地拍门道。

    里面传来万淳儿欲哭无

    泪的声音:“三嫂,你帮我问问宫人……可找得到干净的月事带……柳叶出来时,就带了一个,可都被弄污了……如果找不到,我让她去皇子所拿……我流好多血啊……”

    无双心里顿时一慌,更是用力拍门:“柳叶,你来开门,让我进去看看。”

    她想到方才那碗被万淳儿吃了的血燕,又想到自己怀着身子。

    若想打击魏王府,从何处下手?魏王有武艺,难以着手,所以从她身上下手最好,当然也包括她肚子里的孩子。

    进去后,见扔在一旁顾不得收拾的月事带,和临时拿来垫用的帕子上都血淋淋的,那出血量俨然不是来了月事。

    无双心里一阵冰凉,一阵疼,仿佛梦回前世她临死时,同时还有一股愤怒和愧疚。

    “淳儿,你可能不是来月事了,可能是小产了。”她抖着嘴唇道。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