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23章 第121章

    121

    踏出正院, 梅芳满脸忧色,没忍住道:“夫、夫人她,姑娘、姑娘你……”

    无双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你别担心。”

    “可、可是……”

    梅芳这个傻丫头, 也感觉出了异常?

    陈氏的反应很奇怪, 无双觉得陈氏是没把握自己有没有‘失宠’, 所以才会显得那么生硬, 像是忌惮但又着实怒意难消。

    以后这种场面大概不会少, 多年的境遇让无双习惯凡事总先做好最坏的打算, 她想了想,对梅芳道:“别担心,以前不也是这样,日子不也是照样过?”

    梅芳看姑娘笑得浑不在意, 眼中透出一股不显的悲凉,她有些欲言又止, 想了想终究将所有话都掩藏在了口吃背后。

    两人走了过去,并没有发现一旁的假山后,站着两个人。

    正是赵见知带着书童墨竹。

    “公子……”

    墨竹悄悄地瞅了公子一眼, 恨不得这会儿没跟来, 谁能想到公子最近难得出院子一趟,竟碰上了夫人。

    虽然夫人不得宠, 但尴尬啊。

    赵见知站着那, 看不出他脸上神色,他捏了捏手里的玉佩,道:“走吧。”

    .

    无双刚回去坐下, 正打算沐浴换身衣裳再用晚饭, 谁知小泉子来了。

    “夫人,陛下命奴婢来接您进宫。”

    小泉子脸上的笑比以往都灿烂, 话音里更是按捺不住的喜色,无双本来有些发愣,被他这模样臊得不轻。

    “我刚从外面回来,还没沐浴更衣。”她犹豫道。

    “夫人不用如此麻烦,进了宫自会有人服侍。”

    见小泉子催的急,无双也没再收拾了,跟着他坐车进了宫。

    到时天已经擦黑了,他似乎刚沐了浴,头发上还带着水迹,穿着一身银灰色的袍子。

    无双没有敢看他,半垂着脸走了过去,屈膝行礼。

    “见过陛下。”

    她低着头,只听到扶手被轻叩的声响,过了几息,才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站在那儿做甚?”

    可她该去哪儿?该做什么?

    两人虽同床共枕过几次,但更多的时候都在榻上,唯一的例外是那次一同用膳,之后也是上榻睡觉。

    无双没有主动过,她实在不知该怎么办。

    见她无所适从的模样,乾武帝皱了皱眉,道:“过来。”

    无双忙过去了。

    她还穿着平时去医馆穿的衣裳,一身颜色暗沉的靛蓝色衣裙,发髻也梳得老成古板。

    到了近前,见他的手修长白净,指甲修剪的整齐光洁,银灰色的袍摆随意的低垂下来,那布料一看就价值不菲,银灰色上竟有星星点点的银光。

    再看看她自己,无双无端就有一种自惭形秽之感。

    也不知他看中自己什么,堂堂的皇帝竟来戏弄她。

    戏弄?

    是的,无双一直是这么想的,因为她实在想不到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他在她身上浪费时间精力的。

    若说两人唯一有些牵扯,就是当年两人有婚约,后来她悔婚另嫁,嫁给了赵见知。

    所以她也只能想到,他也许是在报复她——瞧瞧你当年有眼无珠,朕如今贵为天子,随意便可玩弄你于鼓掌之间。

    胡思乱想之间,无双刚走到近处,还不知该如何自处,就被人拉坐在了膝上。

    这种姿势其实很具有攻击性,所以无双下意识绷住身体,两只手也不由自主攥紧衣摆。

    “你为何怕朕?”

    “……”

    “是怕朕会杀了你?”他抬起她的下巴。

    看着他墨色的眼眸,听着他低沉的声音,无双仿佛回到那一日濒临窒息的处境,下意识摸上自己的颈子。

    见她面上露出恐慌之色,他眼中闪过一抹复杂。

    “既然害怕,那就听话些。”

    “我听话。”她抖着嗓音小声道。

    他安抚地抚了抚她的脊背,低头看了看她泛红的眼圈。

    “你听话,朕就宠你。”

    ……

    之后无双就这么坐在他的膝上,任他一下一下地抚着脊背。

    他似乎在思索什么,手上总是有一下没一下的。

    无双一边害怕着,一边又有一种‘果然如此’之感。

    陛下性格喜怒无常,哪能会像一只小猫单纯无害,果然之前都是她的错觉。也许不是错觉,只是他想了就那样了,这才是他的本性。

    “怎么如此梳发,又穿这么一身衣裳?”

    无双虽不知他为何问起这,但还是老实回答:“我去医馆,不宜惹人注意,所以特意穿了这么一身衣裳。刚回去,小泉子就去了,也没来得及换。”

    “你去医馆做什么?”

    “我学……”剩下几个字,被无双含进了嘴里,她有一种羞耻感,总觉得若是说了,就显得很没有廉耻。

    “你学什么?”

    “我去学、学了按跷之术。”她红着脸,结结巴巴道。

    “为何学这个?”见她不答,他又道:“是因为朕学的?”

    她的脸不禁更红,也不敢说不是,遂一闭眼睛,点了点头。

    “那学的如何了?”他手指落在她脸上,摩挲着。

    “大夫教得很复杂,说要先弄明白经络走向,我如今也不过只学了一点罢了,还没学会。”

    乾武帝见她脸红似四月海棠,娇羞可人,秾艳的眼尾,微微上挑,像水墨丹青中那一抹墨晕。从他这个位置,可以看见她纤白的颈子,和小巧精致的锁骨,肤如凝脂,领如蝤蛴,就是衣裳和发式极为碍眼。

    正好他想起一件事要吩咐福来,遂叫人领她下去沐浴更衣。

    等沐浴回来,无双见他不在了,这时有宫女给她端了吃食来,估计是知道她没用晚膳。

    她也不敢问他去哪儿了,便用了晚膳。

    刚吃完,他回来了。

    他率先进了寝殿,她随后跟上。

    见他径自在榻上坐着,并没有过来抱她意思,无双想了想绕去另一边,上了榻。

    她不安地躺了下,觉得有些不自在,又坐起来将一侧帐子放下,这样可以挡一挡灯光,正要回身躺下,一只结实的手臂环上她的腰。

    无双被吓了一跳,背贴在他有些烫的胸膛上,她下意识地转头回身,正好让他抱了满怀。柔软的娇躯密密实实地紧贴在结实的男体上,她脑海划过不合时宜的画面,正是那日她为他更衣时的景象。

    “殿下……”

    她粉唇微颤,克制不住瑟瑟发抖。

    他低下头,极近的距离让他的眉眼在无双眼中放大,他眼神有些怪,里面似乎藏着火。

    正紧张着,见他蓦地皱起眉。

    须臾,他叫了一声‘无双’。

    “陛下?”

    他还抱着她,却没有方才抱得那么紧了,又顺势躺了下,半压着她的身上,似乎是困了,他微微地打了个哈欠。

    “无双?”

    “陛下?”

    “你要说嗯?”

    她不安地润了润唇,学着他嗯了一声,是上声,有点疑问的味道。

    “无双?”

    “嗯?”

    “无双?”

    “嗯?”

    他突然笑了起来,她被他笑得有点不好意

    思了,偏开眼小声道:“你干嘛?”

    “无双好聪明,我叫你,你都知道嗯了?”

    她有点尴尬:“不是你让我这么说的。”

    “无双?”

    “……嗯?”

    他将她搂进怀里抱着,换了个姿势:“你这几天没进宫,朕晚上都睡不好,正睡着,被你吵醒了,那我们一起睡?”

    无双有点搞不懂他话里的意思,不过她本来脑子就糊成一团,便微微地点了点头。

    他又换了个姿势,似乎在找怎么抱着她睡才能舒服的姿势,磨蹭之间,无双感觉有一个什么硬东西硌了她。

    她被硌得有点难受,便伸手过去想拿开,以为是他的玉佩,等手伸过去将要挥之际,才迟钝地明白那是什么物。

    她瞬时收回手,也不敢动了,浑身僵硬。

    这一次是她的手臂硌到他了,他拿着她的手放开了些,抱实了又调了个姿势,才终于不动来动去了。

    可如此一来,倒成了无双的难熬,因为那物硌在不该硌的地方。

    她霍然明悟,其实不是他睡姿不舒服,而是那处不舒服,所以他才会不断调整寻找舒服的姿势。

    他是不是故意的?

    无双只能想到他是故意的,毕竟他有妃子有三宫六院,不可能不懂这种反应是什么。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只能紧紧地闭着眼睛,通红着滚烫的脸,当一切都不存在。

    乾武帝瞪着眼睛,咳了两声:「咳咳。」

    「你别打扰我和无双睡觉。」

    是我打扰你睡觉?明明是你打扰我睡觉!

    他透过他的眼睛,看着怀里霞飞双颊的人儿,再感受感受他愚蠢的行径,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为了眼不见为净,他将自己沉入黑暗中。

    .

    无双坐在马车里,想到昨晚的事,依旧觉得耳根发热。

    车很快就到了赵国公府门前,小泉子按照惯例要送她回小院,走到一条岔道时,无双突然道:“你回宫吧,我还有些事。”

    小泉子目露疑惑,到底什么也没说,而是让人去把梅芳叫来,由她陪着无双,才转身离开了。

    “姑、姑娘?”梅芳疑惑道。

    “别忘了要去给娘请安。”

    无双到时,其实正房里还有其他人。

    有赵见齐之妻世子夫人孟氏,有国公府几个庶子之妻,以及数个还未出嫁的庶女,另还有几个下面的小辈。还有一人,便是赵见知的妾室,虽没有二夫人之名,却行二夫人之实的陈云裳。

    听说郿无双来了,堂上当即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只有下面几个岁数小的,还不懂大人们为何不说话了。

    陈云裳咬着下唇道:“姑母,她来做什么?”

    能做什么?

    下人不是通报的很明白了?人家是来请安的。

    陈氏的脸也青一阵白一阵,她只能想到郿无双是来示威的,昨儿她才发作她,今天她就来了。

    若是别的时候也就罢,偏偏就在她以为对方失宠,谁知当晚接人的车就大张旗鼓停在门外,现在从宫里回来了,来找她显摆了?

    “她到底还要不要脸了?”陈云裳没忍住道。她自然也知道昨晚郿无双被接走的事。

    世子夫人孟氏道:“我们要不要避一避?”

    见陈氏也不说话,孟氏想这时避了确实不好看,而且也没有避的地处。她想了想,对陈云裳道:“二弟妹,等下二弟妹进来了,你……还是规矩些。”

    其实这两声二弟妹已经够尴尬了,足以让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在陈云裳身上,孟氏也知这话说出来得罪人,但她也知道二弟这二房不是个好相与的,又一直仗着

    有婆婆撑腰,从没把二弟妹放在眼里。

    还是那位二弟妹一直躲着她,平时都不出门,才少了许多争执。

    如今两人正面碰上,又是如此敏感的时刻,她就怕陈云裳会按捺不住脾气,到时起了争执,等于他们之前的忍气吞声全白做了,毕竟形势比人强,而那位又正得势。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