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39章 第137章< 完结 >

    137

    最终二人是怎么谈的, 无双并不知道,不过倒是不再闹腾她了。

    也不再划分什么白天晚上了,而是一人一天。

    不过如此一来, 就纪昜就必须要学会处理朝政。也不知他为何会答应这吃力不讨好的事,无双猜他又被乾武帝坑了,具体是如何坑的, 她暂时还不知道,但想来日后会知道的。

    借着自己受伤, 而纪昜要学着处理朝务,无双总算可以清闲几日。

    这日,郿娥和郿嫦联袂进了宫。

    二人见无双一副不良于行的模样, 很是诧异。

    无双又怎么好说,是她和皇帝胡闹弄出来的, 只能说是不小心摔的。两人对她一番嘘寒问暖后, 才进入主题。

    二人是为伴读的事而来。

    随着西苑书房建立后, 渐渐为京中一众权贵得知,有不少勋贵国戚家都动了心思, 有的找上了乾武帝, 有的找上太上皇,无双这自然也不会拉下。

    郿娥和郿嫦二人成婚后,先后都孕育了子嗣。

    这几年里,郿嫦生了一子一女, 大儿子陈业, 今年六岁, 女儿陈恬, 今年四岁。郿娥生了两子一女, 长子李复, 比陈业小月份,长女李芳巧,今年三岁,小儿子还小,比姝宁还小一点。

    如今陈业和李复都是六岁的年纪,本来两家早就请了西席回来给儿子启蒙,可学了一年多也就那样,李信和陈進都不是读书好的人,他们都觉得不怎么样,想必是对先生不太满意了。

    本是正寻思着换西席,这不听说了西苑书房,就动了心思。

    其实郿嫦和郿娥早就知道西苑书房这事,只是无双说要进人,还得等太上皇那边发话,两人这趟进宫,其实就为问此事而来。

    “太上皇那边已经说了,可挑合适人家的子弟入书房为伴读。我早与陛下说过,若给祚儿和礽儿选伴读,就挑了业哥儿和复哥儿,你们回去准备准备,择日就送来。只是入了书房,就不同在家里学,规矩大学业也重,还得习武,就怕两孩子吃不了这个苦。”

    郿嫦还如以往那般爽利,浑不在意道:“怎会吃不了苦?男孩就得多吃些苦,龙子凤孙都能吃的苦,他们自然也吃得。”

    郿娥点头赞同道:“二姐说得对,娘娘您就别担心这个了,妾身夫君也说过,宫里教皇子皇孙们读书的地方,是天底下最能学到东西的地方,想要孩子成材,就不要怕孩子吃苦。”

    何止是成材,能一脚踏进这里,等于未来只要不是太不像话,前程是稳稳当当的拿到手。

    “业哥儿和复哥儿能有如此造化,也是他们的福气,还要谢谢娘娘为他二人筹谋。”

    “就是,还要谢谢娘娘了,改明儿我领业哥儿来给娘娘磕头。”

    无双不以为然道:“谢什么,总是表兄弟,再来祚儿和礽儿也喜欢业哥儿和复哥儿,有他们陪着一起,多少都是个照应。”

    又见她们说到吃苦,无双免不了给她们讲那日去演武场,看到孩子们练武的事。虽道理都是懂的,明白有些苦就要吃避不得,但多少还是心疼。

    三人说了会儿闲话,郿嫦和郿娥又说了一件事,那就是郿无暇的近况。

    ...

    说起这个,就要提一提郿家的处境了。

    郿家虽出了个皇后,但封赏俱无,也就是层面子光。一众郿家子孙里,年岁还小的不提,也就无双、郿嫦、郿娥这几个姑奶奶出息些。

    郿嫦和郿娥到底是亲女儿,两人除了郿娥因姨娘不受宠,平时日子过得小心翼翼了些,但也没缺食少衣。郿嫦自是不必说,因有何姨娘在,虽是庶女,但打小也得宠。

    无双能对郿家不闻不问,只做个面子,但郿嫦郿娥不行,日里难免与娘家走得近些,自然知道郿家一些近况。

    当初郿无暇因乾武帝网开一面,没跟着孙家的女眷们一起流放,而是放还回了家。回到家后,曹氏自是心疼不已,又怨女儿的命不好,竟然摊上这么一家子人。

    幸亏郿无暇嫁过去后,一直没生养子嗣,没有孩子,如今又是寡妇身,再嫁就不算太难。

    到底还顶着皇后堂姐的名头,曹氏并不担心女儿再嫁能不能嫁出去,就看嫁个什么样的人家。

    待郿无暇在家养了大半年后,曹氏就开始寻摸着给女儿找个下家。

    因为此事,母女俩闹得很是不痛快。

    郿无暇不想再嫁,但曹氏觉得妇道人家不嫁人,一直住在娘家不像话。再加上当年郿无暇还在闺阁时,因行事霸道,也得罪过嫂子张氏。

    张氏心知小姑受宠,当年未表现出来,如今小姑折腾了一大圈,把自己折腾得越来越惨,现在落到自己的手下,虽碍于公婆不好给脸色,但张氏如今也当着一份家,自然少不了隐晦地给她一些苦头吃。

    同时也没少在婆婆面前说些面甜心苦的话,怂恿着婆婆赶紧把小姑再嫁出去。

    总之郿无暇虽不愿意,但形势比人强。

    另一头,曹氏给女儿找婆家却并不如她所想那样顺利,真正位高权重的人家都清楚皇后和郿家的关系。哪怕不知,只看郿家当下境况,也能知道皇后对郿家并不亲近。

    既然不够亲近,这郿家大女儿还跟当年的叛王有些关系,自然不愿家里弄这么个人进门,别到时好处没讨到,反而惹得一身腥。

    而门第不高的人家,曹氏又不愿意。

    就这么挑挑拣拣一年多,弄得一家人都怨声载道不说,曹氏自己也落得一头包,只能把要求放低了再放低,偏偏这时候郿无暇又爆出一件事,她不能生。

    具体怎么回事,郿 嫦和郿娥也不知道,只知是当年在孙家受了苛责落下的。

    为了此事,曹氏没少流眼泪,哭自己命苦女儿命苦。

    郿无暇道出这个隐秘,大抵也是真不想再嫁了,想让家里彻底打消这个念头,为此她甚至打算去当姑子,说家里人既然不想管她,就找个地方送她当姑子去。

    谁知被郿宗大骂了一顿。

    当时曹氏等女眷不懂郿宗为何气怒成这样,还是事后郿无暇大哥郿英道破真相。

    这些妇道人家只动不动就说剃了发当姑子去,殊不知在男人堆里,家里有妇人去当姑子是句骂人的话。

    这还要归咎一个群体,那就是泰山姑子。

    当下粉头花班娼业繁盛之地,不外乎江南一带,以及京城,而其中又有几地的粉派盛极一时,分别是扬州瘦马、大同婆姨、泰山姑子和西湖船娘。

    总之就因泰山姑子名声在外,甭管是尼姑还是道姑,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仿佛去当姑子都不是为了避世修行,反而和娼色挂上干系。

    当然也不全怪泰山一地的姑子,而是世俗本就对女子苛刻,会出家的女子多数都有各式各样凄惨的身世,她们或是从小被家人抛弃,或是成年后惨遭厄运,不得不求助清净的方外之地。

    却未曾想到哪怕是方外之地,也并不一定能得到真正的清净。或因主持贪财,或受人胁迫,她们不得已身在方外之地却还得以色侍人,沦为暗娼。

    这种事各地都有发生,不仅是泰山一地,甚至是京城,郿英都能随口说上一处,那地方就是表面上是庵堂,实际上是个暗娼窝子。

    那里面的姑子也不是真正的姑子,都是妓子乔装的野姑子。这种地方连官府都没办法管,人家不是真正的姑子,你不能说逼迫出家人为娼。

    总之就因这一小部分人的行径,坏了整个群体的清誉,所以正经人家是没人会把女儿送去当姑子的。

    连最后一条路都被堵死了,估计郿无暇也是自暴自弃了,也不再挑三拣四,让曹氏随便找个人家把她嫁了算了。

    可她是曹氏的亲女儿,怎可能随便找个人家?

    最终寻了个人家,男方家是个鳏夫,不同于当年李信,此人年纪比郿无暇大了近二十岁,本人官位不高不低,在五军营里任步兵把总。

    对方也不需要郿无暇能生,因为对方有四个儿子,三个女儿。儿子有嫡有庶,最大的比郿无暇还大一岁,如今已经娶妻生子,其他年纪依次排开,次子也已经成亲了,三子十六,四子十二。

    三个女儿里有一个待嫁之龄,另外两个还得几年。

    对方的劣势显而易见,优势也显而易见——不在意郿无暇能不能生,反正娶过去是当正房夫人负责管家的。这家的家境也不错,这男人能在五军营里任把总,官衔也不算太低,最起码把女儿嫁过去不算太丢人。

    总之情况就摆在这儿,曹氏觉得还可以。

    若说以前她还能挑三拣四,现在她也没心思挑拣了,这是她能寻到的最拿得出手的人,她私下去看了下,对方看着也不太显老,

    而且对方还算有诚意,虽郿无暇是二嫁,但人家也愿意出一些聘礼,聘银愿意给两千两。

    最后郿无暇答应了,就这么嫁了过去。

    但故事并没有完,不然今日郿嫦郿娥也不会提起她。

    .......

    郿无暇嫁过去后,日子过得并不好。

    且不提半路夫妻,她因对一切都心灰意冷,凡事莫不在乎。那鳏夫娶妻是为了打理家务,虽也想过夫妻恩爱之事,但热脸贴冷屁股,一次两次也就罢,次数多了,人也不耐烦了,遂也冷了心思。

    而此人虽原配过世多年,但也有妾室,其中有两个妾室并不是省油的灯,反正家宅本就不平静,男方会想续弦也是为了肃清家事,谁知摊上个郿无暇这样的,非但没肃清,反而水更加混了。

    这一家子人,妻不妻妾不妾,嫡子庶子嫡女庶女,其中有俩儿子又各自娶妻生子,一大家子混住在一处。

    郿无暇不受丈夫看重,这些妾室和晚辈们也会看人下菜碟儿,对她也不算多尊重。开始还是隐晦地针对,后来有几次郿无暇吃了妾室的暗亏,惹得丈夫对她愈发厌恶,此消彼长,她的处境不消说。

    所以说连方外之人都不一定能得到清净,又何况是红尘俗世中的人?

    没有人会光挨打不还手,尤其郿无暇本就不是个容人的性格,被人对付了不报复回去,她就不是郿无暇。

    一番你来我往地明争暗斗,将家里弄得更是乌烟瘴气不说,那男人又暴露出个缺点。

    此人平时看起来还算不错,但喝醉了酒竟然打女人。

    当然也不是打女人成性,总之这里面的一些事局外人并不知道,郿嫦和郿娥也不是日日和郿无暇见面,两人本就厌恶她,出嫁后也谈不上交情,只回娘家时碰见过两次。

    一次是看见郿无暇嘴角有点青,当时不明所以,听各自姨娘说过才知晓是被打了两巴掌。

    另一次二人没见到人,但回来后听各自姨娘说,前几日夫人在家中骂那位姑爷,说对方耳朵掌不住脑袋,灌了马尿听信妾室的竟然打正房夫人,为此曹氏还专门找上门闹了一场,不知事后是怎么解决的。

    ……

    这些事无双都是听郿嫦郿娥说的。

    她们都知道的不是太清楚,无双自然也不清楚,反正她是一听到那一家子的事就只想皱眉。

    乾武帝也与她说了,让她不用理那家人。

    而这一次,事情闹得有些大。

    &nbsp ;说是郿无暇罚儿媳妇下跪,致使对方流产,那一家人骂郿无暇是毒妇,闹着要休了她。

    为此,曹氏亲自带着丈夫儿子找上门还不行,对方是铁了心要休妻,说是看在侯府的面子,已经忍了郿无暇许久了。

    曹氏不得已,只能又拉上两位女婿李信和陈進前去说合,也是想着两个女婿也是军中的,能说上话,郿嫦郿娥才会知道这么详尽。

    而二人之所以会特意把这事告诉无双,是因为李信和陈進出面都没用,曹氏就把无双给搬了出来威胁对方,她们怕给无双找了什么麻烦,特意来提前跟她说一声。

    听完后,无双已经无语了,都不知该说什么。

    “反正你心中有数就行,本来不想让你烦心,但那儿媳妇家不是善茬,对方娘家看女儿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估计也是知道郿无暇的身份,怕那家人给捂下来了,直接闹上了官府,外面已经有人在说起这件事,其中还提到娘娘您。”郿娥犹豫道。

    能让郿嫦郿娥两个后宅妇人都知晓,想来也不仅仅是有人在说起这事,肯定是传得满城风雨了。

    估计郿娥会说这些话,还是李信教的,因为他在五城兵马司对京城的消息最是灵通不过。

    “这事我知道了,等陛下回来我就与她说。”

    郿嫦和郿娥见无双要和陛下说,面面相觑了一下,虽有些犹豫,但还是问出了口。

    “娘娘把这事告诉陛下可好?”

    “有何不好的,我一个妇道人家,也管不了外面的事,不如让陛下去处置。”

    两人被无双说得一愣一愣的,也不好再说下去了。等出了凤栖宫,郿嫦见郿娥忧心忡忡的,哂然一笑,道:“让我说,你也不要担心她,她既说了,肯定没事。”

    “可是信哥说,此事还是先给娘娘透个风,免得事情闹大,害得娘娘在陛下受牵连。我本想的是,娘娘知道这事后,不管是吩咐我们办事,还是想个什么法子把事情压下去,没想到娘娘竟会打算告诉陛下,娘娘难道就不怕……”

    “怕什么?”

    ...

    “她难道就不怕?”

    “怕什么?”太皇太后反问道。

    明惠郡主满脸纠结,道:“她就不怕陛下瞧低了她?家里竟然出了这等恶毒的女子,还闹得满城风雨,多丢人啊。”

    太皇太后笑了笑:“她为何要怕?此事既非她所做,对方除了与她有些亲戚关系,两者并不亲近。且夫妻本就同为一体,互相分忧解难,不是理所应当?”

    “可……”

    “你会觉得她怕,说白了是以帝后的关系去揣摩二人,而不是以夫妻关系去看待。以帝后关系去看,皇帝是九五之尊,至高无上,皇后即是他的妻子,也是他的臣子,自是该顾忌自己的体面乃至名声,要极力去维护,不让自己失了皇后身份。可若换做夫妻关系去看待,此事根本不算是什么事。”

    太皇太后略有些感叹道:“这恰恰就是她聪明的地方,坦诚、明晰自身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按理说,她身为皇后,这般闹剧,下一道懿旨也就平息了。可下懿旨容易,如何向皇帝交代却难。”

    “你身处后宫,是如何知道前朝乃至外面事情的?是不是有人与你互通消息,又是谁帮你办的事?宣宗和太上皇一直想肃清外戚,苦无法门,因为外戚同时也是自己的助力,当年你寻求助力得登皇位,如今你登上大宝就清洗当年的功臣?现在皇帝只一个皇后,皇后又不与家中亲近,倒是把外戚给断了。

    “看似尽善尽美,恰恰此时的皇后不能松懈,一次也就罢,若是做得顺手,次次往外面伸手,久而久之帝王猜忌心本就重,未必不会择了其他女子入宫,来压制皇后的权利过盛,历来这种事都不少。很多时候夫妻之间的互相猜疑,就是从不经意的一些小事开始的,所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你可懂了?”

    这些日子,太皇太后总会讲一些事情来点拨她,次数多了,明惠郡主自然能明白意思。

    “惠儿懂了,夫妻之间要坦诚相待。”

    “不光要坦诚相待,还要互相包容,知道对方的不喜和禁忌,去避讳做一些让他不喜或是为难的事,他若知冷知热,自然会回以同等的包容。石头尚有棱角,更何况是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只有彼此包容互相体谅互相心疼,才能长长久久。”

    有时听太皇太后讲的道理,明惠郡主也会好奇为何外祖母竟懂这些。

    按理说,以太皇太后的经历,当年她和宣宗算不上伉俪情深,甚至也不算得宠,为何会懂这些夫妻的相处之道?

    这次明惠郡主没忍住,问了出来。

    太皇太后唏嘘道:“为何?大抵是外祖母年轻的时候,也曾梦想当一位男子的妻子,只可惜世事不由人,我进了宫,他远走他乡再未回过京城。”

    那是个什么样的故事?

    明惠郡主只能通过太皇太后的眼睛看出,那应该是个极美却又极令人惋惜的故事吧。不免想到那个冤家,也许她真该改改了。

    .

    所谓门外人看门里人总是浮想联翩,殊不知门里人做事没那么多为什么。

    无双对权利不热衷是事实,她甚至没什么架子,而她之所以会选择直接了当把这事告诉乾武帝,不外乎因为她这么干习惯了。

    有一个总是为自己事事周全的人,久了就成了习惯,她甚至不需要多想,就觉得他那么厉害,一定会把事情办得极好,不会有任何后顾之忧。

    而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被人这么全心全意依赖,毫无保留的信任,是一种很奇怪的感受。这种奇怪的感受伴随他多年,让他每每都复杂万分,又格外有种男人的虚荣感。

    乾武帝一直觉得当年他 母妃会疯,被人下药其实在其次,就如同胡太妃所言,那药并不起根本作用,只能放大人的情绪罢了。

    真正根本原因是在于他母妃和太上皇虽彼此相爱,却并不是彼此信任,隔在他们中间的东西太多太多,他们不够信任,又猜忌互疑太多,才会导致悲剧的发生。

    而他和她一定不会这样。

    ......

    就如同无双所想,乾武帝甚至不用动手,只是一句话就把整件事解决了。

    他没把事情交给别人去办,而是交由了李信,别的也没说,只让两家打官司也好打破天也好,不准提宫里,其他随意。

    李信收到命令后,有一种被敲打之感,虽然陛下什么也没多说,但他明显感觉到了警告——没事不要破坏我夫妻二人的信任。

    他其实也觉得很冤枉,他承认自己多事了,可这不也是想到娘娘是自己的姨姐,怕娘娘在陛下跟前失了脸面,可转念一想自己的身份其实也算外戚,他顿时一阵激灵。

    这也就罢,他回来还被妻子敲打了一通,小妻子只问他一句话,我若以后遇见麻烦不告诉你,你会高兴?

    他当然不高兴!

    李信当即明白了陛下的心情。

    ……

    有李信的出手,接下来事情就简单多了。

    那儿媳家本就是得理不饶人,气头过去了,也害怕真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倒不是怕郿无暇,烂船还有三斤铁,这人不重要,但后面有人的脸面不能妄动。

    郿家那边见闹大了其实也害怕,既怕遭受陛下斥责,又怕女儿被休回来了。而郿无暇夫家一见顺天府主官那儿改了态度,当即明白是宫里出手了。

    人家的态度很明显,你们怎么打不要紧,但不准牵扯宫里。

    如此一来,就不得不慎重了。

    最后的结果是郿家赔了儿媳家一笔银子,当做补偿,郿无暇对流产的儿媳道歉,她夫家也没休她,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无双知道结果后,颇有些感叹,不过这些到底跟她没什么关系。

    ……

    随着诸多伴读的到来,西苑书房越来越热闹了,孩子多了难免会有些小纠葛小矛盾,幸亏都无伤大雅。

    到目前为止,皇子拢共就这么两个,而二皇子明显以大皇子为马首是瞻,人哥俩同父同母,陛下也就那么一个皇后娘娘,大皇子是板上钉钉的未来太子,倒扫去了以往书房里的派系之争。

    而赵王汉王虽心里不服气,但这么多年了,也没翻出乾武帝的五指山。

    />

    他们日里忙碌于为朝廷建功立业,一雪前耻,好不容易回趟京,发现自己儿子全部‘叛变’了,能说什么呢?

    只能说时不待我,我皇万岁吧。

    ……

    春去秋来,时光如梭。

    随着纪昜打理朝政越来越得心应手,从外表看去,他与乾武帝倒是越来越没什么差别了。

    自此,无双总算明白乾武帝坑他什么了。

    一向任劳任怨的乾武帝现在是越来越懒惰荒淫,以往是纪昜只知吃喝玩乐,现在换做了是他,任劳任怨反而变成了纪昜。

    无双也不知纪昜有没有反应过来,反正是不敢提醒他的。

    若是提醒他,肯定有个人饶不了自己,不如装傻。

    闲暇之余,她与乾武帝也讨论过他的一体双魂的事。

    从那次经历看去,他们似乎经历了一个圈,本以为自己是一体双魂,实则多出的那个人是若干年后的自己,穿梭时间回到自己的小时候。

    乍一看去,似乎挺严实合缝,无双也一直这么认为,可经由乾武帝的提醒才想到一个问题。

    既然现世多出来的那个魂,是前世双魂融合后的自己,可前世也多了个魂,那个多出来的魂,又是来自哪里?难道还有一个前世?

    这个问题没人能解答,而其中之玄妙让人心有余悸之余,又免不得浮想联翩。

    倒也让二人尤其是乾武帝,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世上有太多解释不清楚却又存在的事情,人要有敬畏之心,他虽是九五之尊,是天子,但也要对天地存在敬畏之心。

    这股敬畏之心让他在日后执政期间,整顿吏治,查处贪腐,善待百姓,大梁百姓安居乐业,日子过得蒸蒸向上,当然这是后话。

    闲暇之余,纪昜也提过至今让他怀念的西北。

    他本是头驰骋边塞的狼,却不得不困居在京城。他们有他们应尽的责任,这些他都知道,他畅想着等太子即位后,就带无双去西北耍一圈,定要让她见识一番那里的风光。

    乾武帝则倾向去江南走一走,那里是整个大梁最富裕美丽的地方,却也是世家士绅商人最多的地方,那里的势力复杂,土地兼并严重,太子这趟下江南,就是为了此事而行。

    可以料想这一趟并不容易,也许等太子回来已是一两年以后,但他正值壮年,太子也还年轻,有些事情终会解决,需要的不过是时间。

    到那时候,太子继了位,他们作为太上皇和太上皇后,可以一边体察民情,一边游历大江南北,想必定是一件极美好的事情。

    无双也觉得那样一定极美好,而且已经不远了。

    <正文完结>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